咸鱼囚人

开坑不止,生命不息/鮟鱇/四大欠王
写作咸鱼,学名鮟鱇。
AK万能事务所所长。
——————————————
我只是一个爱写文画画的咸鱼,
能被你们喜欢我很荣幸。
——————————————
世风日下。

【局路】病名为爱

#花吻疗法
 
*许久不见的一篇纯糖(…)
*憋出来的短打
 
 
 
ooc?
 
 
 
  上海的秋天说不冷倒也还是挺冷。这些天的最高气温也只在20°左右。痒局长一时半会儿也没怎么注意,出门的时候也还是只穿了那条万年不变的白衬衫。可喜可贺啊可喜可贺,在秋季凉风的洗礼下,痒局长果不其然的,感冒了。
  
  “你说你怎么就这么不会照顾自己啊。”
 
  看着痒局长一次次抽出餐巾纸擤鼻涕A路人就觉得难受。虽然他本身就是个负担吧,但生病了就更加是个负担了吧…!!A路人无奈叹了口气,给他冲了杯药把胶囊一并放到桌上后便扎到了文件堆里,叮嘱痒局长要好好把药给吃了。
 
  痒局长看着他忙碌的身影,挑了挑眉似乎想到了些什么,在乖乖将桌上药喝掉吃掉之后,踱着步子走进书房,在A路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伸手从背后环住了他的脖颈。
 
  “卧槽你的手好冰…”
 
  痒局长的手不小心蹭到A路人的脸让他不禁颤了一下埋怨出口,偏过头正想说什么却被他凑上来的唇瓣给全数挡住。
 
  “你还想把病传染给我怕不是?”
  “没有没有…我得的病可要比感冒来得严重多了。”
 
  痒局长很狗的笑了一下,凑近在A路人额头上又落下一吻。
 
 
  “这个病的名字啊…”
  “叫‘爱’。”
 
 
  -END-

【四大欠王】四欠跟你讲道理·其二

#放飞自我

*私设有这样一个小节目。
*大体上就是邀请一些人来聊聊他们自己吧…
*语言流
*ooc歉
 
 
 
  “很温柔的人…?说实在话我从不认为自己很温柔的。真的要说那也只是偶尔不经意的温柔。了解我的朋友都说我这个人比较狗,我虽然口上会反驳两句但我承认是这样的并没有错。我也做不到那样出自内心的总想去帮助别人,就算有的时候也都只是一时的心血来潮。嗨呀…我反正也不知道该怎么讲,就比如说我不是曾在节目上回答过:‘如果路人和小日记同时掉水里我会先救谁’这个问题嘛,答案你们也都知道的所以我就不多说了。”
 
  “诶对了…记得有粉丝私信跟我说过我天天都在打游戏都不怎么更新鬼畜。嗨呀这不能怪我啊,全能一体机不是那么好当的。你想想你们一部分人在催我更新鬼畜,另一部分人在催我更新游戏,又一部分人…甚至试图催我唱歌????好气哦。”
 
  “很多人都知道,我其实并不是很喜欢被喊‘痒撒比’这个称呼的,当然至于为什么路人这样喊我我没有反驳那是因为节目效果要达到的啊对不对?当然路人很清楚,仅仅只是偶尔录视频的时候才冒出一句,有的时候还后期剪掉了所以他真的是很了解我。啊什么你说我在夸路人…?啊哈哈…好歹我也是从一开始就很崇拜他的啊偶尔也得夸夸自己喜欢的idol嘛是不是。”
 
  “既然说到这里了我也就要再说一个我个人也还是比较在意的东西就是cp问题了。四欠中的官方cp那肯定是我跟路人,狮子跟白鼠。当然很多小伙伴都明事理虽然喜欢但基本上克制住不在视频了大肆刷cp但也还是有部分观众会忍不住刷起来。其实我们对于这个问题呢都是比较烦恼的。所以我在这里也再提醒一次啊,喜欢各位粉丝们都能明智一点少刷cp从你我做起。当然私下我肯定制止不了的只要适度就好。”
 
  “嗯…?啊看起来是时间差不多了,我要下台休息去了。那么以后要是还有机会的话我也会再将一些自己的看法想法分享给各位的。哦对了还有一点我这次得讲的,看见很多小伙伴在画或者在看我的同人图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将这个人设头发说成是骚粉啊,所以说它真的不是骚粉是玫红色啊玫红色…!”
 
  “那么,下次再见了。”
 
  -END-

这年头…点梗不带tag还真是没人搭理了(。
 
就这一个cp,其他的稍微带着玩。
 
希望能是比较具体的题梗,十分感谢。因为沉迷对象所以希望能有比较不错的梗来催促自己写文(←您妈
 
 
 
长期点梗。
 
 
 
 
 
占tag很抱歉。

林朵:

作为一名写作者,我所期待的与读者之间建立的关系,不是盲目的迷恋,不会有谁因为曾喜欢我过去写的故事,就开始过分地吹捧我,即使我写出很烂的作品,也无法客观理性的看待,强行把不好的看作好的。

事实上,我所期待的关系,应该是与读者之间建立信任。在这样的关系中,会有读者因为我曾写出让他/她喜欢的故事,所以预期我以后也能保持相应的水准,即使我偶尔写得糟糕—这在长期的创作过程中是难免的—也能怀着“这篇作品是不怎么样,但还是愿意相信你能把下一个故事写好”的态度,给我一些缓冲和成长的时间,而不至于马上就给我打上“彻底失败”的标签。

当然这种信任必然是以“我的写作水平总体是在向上走”为基础的,否则,我也就不配得到这番信任了。

【阳玲】如果再相遇

#再遇阳介
 
*是这样的,我不管了我要拿戏混更…
*如果再相遇,我绝对会记得你,我咋不会记得你,你那么好,我爱李,阳介…!!!!(←你滚

 
 
ooc?
 
 
 
  -就算被关在了房间里那又怎样,我也还是有能力逃出来的可别小看我啊。
 
 
  看着桌上那张纸条,太阳穴突突跳动了两下深吸口气按捺住心中略微的怒火,随即动身在房间里翻找起来。桌子的抽屉里放着提示的小纸条,画着美丽花田的画上也有相应的数字提示。
 
  -所以说那家会儿要是真想关我干嘛还要设置这种迷题…
 
  从抽屉里拿出钥匙后再四周看了看房间的布局,确定自己没有查漏什么有用信息后走到门边钥匙插入锁孔,旋转,将门推开。
 
 
 
  …好吧,说实在话,那家伙剪了短发之后气质变了很多,只不过性格还是那样恶劣,啊…真是的。

  -END-

嘿……!!可否告诉我,在你们心中所认为四欠的形象是怎么样的呢?
 
挺想了解。


















搞笑担当,作为一只狮子却是吃素的leader。所谓“燃烧弹是男人的浪漫。”很令人羡慕,生活过得很自在却又收放自如,十分的有分寸。虽然总是一副笑嘻嘻的没什么头脑的样子但也还是个正经起来十分可靠的人。A vegetarian lion .

【局路】举国为我们同庆

#ooc了别看了…。
 
 
 
  “我是说,和我在一起吧。”
 
  痒局长想了很久,最后还是下定决心对A路人说出了这句话。事实上他本是不喜欢拖泥带水的,有话就讲没话就听,像这样子前前后后一句话足足磨了七八天才要讲出来真不是他的风格。
 
  他不是不知道A路人的点点小心思,当然对方也知道自己的小心思,只是双方都没有勇气踏出那一步罢了。毕竟两个大老爷们的,怎么说…感觉都不太妙吧。
 
 
  痒局长鼓足了勇气将这句话讲了出来的时候,A路人正拿起桌上放着的那杯奶茶准备吸一口却差点没抓住杯子。
 
  “你…认真的?”
  “是。”
 
  痒局长眼里露出坚定的神色,他和A路人可以说是十分了解对方的。他知道这个人有一点点的傲娇属性不愿意讲,那换言之,他来讲不就好了嘛。
 
  痒局长抬手摸了摸鼻尖,在回答了A路人问题后,就没见他再讲过一句话,痒局长悄悄撇回眼神去看了他一眼,啊…耳根已经红透了啊阿路人。
 
  他一没忍住笑了出来,后者有点炸毛的开口大骂。
 
  “痒撒比你笑屁啊!!”
  “那你的意思就是愿意和我在一起了对吗?”
 
  眼角带笑的盯着他看了一会儿,A路人显然被盯得有些不自在,缩了缩肩膀偏过头去顺便点了点。痒局长随即又笑出了声,伸手握住A路人那只不知道往哪放只好抓着奶茶杯子的手拖到唇边吻了吻。
 
 
  “那么…My Argent?”
  “别放洋屁…”
  “以后的纪念日,就是举国同庆了啊。开心吗?”
  “开心你大爷…!!”
 
 
  -END-

什么…这种也会被屏蔽掉的吗(。
 
怕不是被举报了…。
 
具体在p2👋

【局路】对我而言你是最特别的。

*并不是曲梗的曲梗:非酋-薛明媛/朱贺
*学生时期的某张信笺
*暗恋
 
 
 
ooc?
 
 
 

  明明已经不是第一次和痒局长对视了,却还是在对上眼神的时候心脏漏跳了一拍。异色双瞳实在是好看得紧,虽然忍不住想要多看两眼却又觉得如果这样的话一定会被他觉得自己对他有点什么小心思吧。
 
  册那…。
 
  明明是同班同学却总因为自己有那么点喜欢他的意思不敢靠近,相反的对方要是过来了自己也会莫名紧张,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暗恋吧。
 
 
  一如既往的数学课,老头自顾自的讲着题,A路人半听半神游的状态下伸手从抽屉里拿出了那张之前同学说什么都不听硬要塞给自己的一张粉嫩嫩的纸。虽然说上面什么痕迹都没有。他拿在手里看了两眼,像是突然想到了些什么拿起一旁放着的钢笔在纸上用花体写上了一句英文。
 
 
  -You are the best special one for me.
 
 
 
  “反正他也不知道我会写花体英文,待会儿就塞他抽屉里吧,贱狗。”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