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囚人

开坑不止,生命不息。我是鮟鱇,你好。

中六中/井浦新/响王/局路
只写自己喜欢的。
不爱看也请不要取关我好吗…是拜托(

【局路】行かないで

#不想再让步。
 
*是甜的。
*标题提供者 @双尘可以吃. ←我真喜欢她。
 
 
 
ooc?
 
 
 
        他们或许都需要给自己一点时间和空间。
 
 
        A路人是这样觉得的。冷饮店内,他将吸管咬在了嘴里,一个人霸占着四人座的大桌子,然后时不时将视线移到斜对面那桌情侣的身上,妃色瞳孔里倒映着他们相互品尝对方饮料的画面,嘁、真是肆无忌惮。
 
        玩腻了吸管他便将饮料杯子放下了,收拾收拾背包,起身离开了冷饮店。
 
 
        出了店往西走了两步太他想起来自己貌似是走错了。那个方向不是回自己家的,而是去往…局长家的。A路人低声笑了两下,感慨老人家的记忆力还真是不如从前好。于是他调转方向,朝东边的目的地前进。
 
        一路上还是忍不住会想起他。他的头发、他的眼睛、他的声音、他的衣着、他的…一切,整一个痒局长人的样子在他的脑海里反反复复的出现,神游状态使A路人没有注意到前面的路还撞到了人,怀着十二分的歉意向那位女士道了歉,即便脑子里还是乱七八糟。
 
 
        将背包丢到沙发上,鞋子毫无章法的摆在了玄关,习惯整洁的A路人此刻也没打算去管了,他只想去休息,只想躺到床上好好睡一觉,好好把这种、本不应该再出现在脑海里的感情给抹掉。
 
        首先提出那句话的人不是他,所以即便对方再怎么想要结束其实说实在话A路人也没有这个打算。但他还是答应了,答应了分手。为什么?因为他也知道,他们三天两头就会因为小事吵架,虽然也只是小事情基本到最后都是妥协了,但、过程太艰难了谁都不喜欢啊。所以比起再这样下去,不如就让生活清净一段时间吧,感受宁静。
 
        但等分开了才发现,其实已经离不开他了。A路人把自己的脸埋到了被子里,黑暗的情况下让他感到莫名安心,可一旦闭上眼就浮现出那个贱狗的样子他就又开始不安心起来。想回去吗?A路人在心里点了点头,但又摇了摇头。他想回去啊,他多想被痒局长抱在怀里,而不是这样子自欺欺人的抱着被子想念对方。但他不知道痒局长想不想啊,要是这种想法被对方给知道了的话,谁知道会产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算了吧这种理科生才知道的事情,我们还是不要去思考了。
 
 
        迷迷糊糊感觉睡着了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声。……谁啊吵吵嚷嚷的不让人睡觉。A路人内心这样吐槽着,烦躁的起身,没来得及戴上眼镜就耷拉着拖鞋,连门外都不知道是谁的情况下就将门一把拉开,然后下一秒、落入了一个温暖而又熟悉的怀抱。
 
        他瞬间就醒了。下意识的抬手将人给推开,略显震惊的看着对方。意料之中还是意料之外?或许这是A路人所期待的画面但…他果然还是在做梦吧…?于是停顿了两秒在对方还没有做出举动之前先一步走近然后伸手捏了捏对方的手臂。
 
      “靠!很疼的啊你干嘛!”
 
        见他的反应便知道肯定很疼,那么设就不是在…做梦了啊。随后A路人重新向后退了一步,轻叹口气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镇静。
 
        他以为痒局长会做什么,但对方什么都没有做。A路人抬起头,便能看见那双异色瞳里满是让他能够理解却又不解的神色。A路人或许猜到了痒局长在想什么但他又猜不到,他轻啧了一声抬手推了人一把。
 
      “有话就说,没话就滚蛋。”
 
        A路人假装自己毫不在乎。
 
      “嗳嗳、做人不能太绝情啊。”
      “那你有屁快放啊艹。”
 
        痒局长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又停住了。怎么说?他或许是因为厌烦了和A路人这样三天两头的吵架才提出的分开,但、分开后才发现,没了和他的日常拌嘴,生活黯淡了好多。打游戏没了人在身后的各种吐槽技术烂、生活上没了人唠叨自己的作息不好、自己的生活习惯不好,瞬间清净了不少的生活…还是挺让痒局长不习惯的。他想走近去抱住面前的人,但他又停下了。
 
 
      “…你总说什么,人不该那么任性的对吧。……”
 
        有如电视剧里的桥段一般,断断续续却又冗长的话语传入人耳里,再加上那略带点委屈的音色,A路人表示自己有点难过。他吸吸鼻子,明明是个大男人但是却想哭了。他和痒局长认识了那么久,也在一起过不短的时间,他们相互扶持,就算有打闹但很快也就都消了气重新玩闹起来。或许当时只是一时的冲动而说出的任性话,他听了痒局长的那番话,最后还是没忍住笑了出声。
 
        他从来没有发现痒局长还是有那么少女情怀的人,就连“可以不要再离开我了吗…”这种话他都讲出来了?可别吧,你是假的痒局长吗?看着对方满脸都是很奇妙的色彩A路人真的没忍住大笑了起来。他扶住墙蹲下了身子,抬手抹去了眼泪,即使哭成了泪人,但嘴角止不住的上扬完全掩饰不住了啊。
 
        痒局长见他哭了也再等不下去,他顺势蹲下了身子然后伸臂凑近抱住了A路人。
 
      “抱太紧了,松手…”
      “我不松。”
 
        即使肩头被人给用力捶了一下的痒局长也不打算松手,他现在只想紧紧、紧紧地抱住对方,然后、然后…
 
 
 
      “别再离开我…好不好啊。”
 
 
 
 
      “好、……好。”
 
        话音刚落,他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只为抱紧面前的人。
 
 
 
       —END—

【中六中】少年时

#是你的温柔改变了一切。
 
*逆年龄差。
*捏造多。
 
 
 
ooc?
 
 
 
Zero.关于他们
 
    作为社会三好青年,久部六郎在能够自己解决好所有起居以及住宿方面问题后,就毅然决然的,选择了自己一个人住。每天的事情都很简单,出门学习、兼职、然后回家。或许觉得就能这样清清闲闲的过完整个大学生活,却在一个并不算晴朗的下午,他的生活里,闯入了一位不速之客。

    久部六郎对中堂系的第一印象只是个安静过头了的孩子罢了,别无其他。只是慢慢相处下来,他发现这个孩子其实还有很多他不知道的方面。
   
    中堂系来的时候夏天已经过去了,你问原因?记得是因为父母出差,不放心让他自己一个人呢。虽然他的父母曾想过将中堂带到爷爷奶奶那里去,不过听说当时好像遭到了、强烈反对。没有办法,中年夫妇只好将中堂系交给了他们对门是邻居——仅仅只是二十出头的大学生,久部六郎先生。
 
    虽然并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将这样一个孩子交代给自己,但果然是因为…平时碰到时候主动的问好,偶尔简单的帮助,以及相对来说因为是正对门邻居的关系所以更加方便—唔,久部六郎,别想太多了,不就是照顾孩子吗,你做得到的!
 
 
    怀揣着这样的心情,久部六郎与中堂系的日子开始了。

 
 
One.出门前的亲吻
 
    和自己平时一样,久部六郎在六点钟定的闹钟依旧不厌其烦的响了起来。他皱了皱眉头,抬手将响得不停的家伙给按下去,仅仅只是半睁着眼将房间扫视了一圈,和平时没什么不…同。

  “唔,中堂くん…?”

    没有想到一大早起来会是这样情况的久部六郎瞬间清醒过来,指了指闹钟上六点还没过一个字的位置,稍微有点惊讶过头。中堂系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确实这么早就起来了。
 
  —骗人的吧…而且还一身校服都穿戴好了,他到底是、几点就起来了?!
 
    用比平时快上一倍的时间穿戴洗漱好的久部六郎在走到玄关处蹲下准备穿鞋的时候才想到有什么事情不太对劲,抬头望了眼墙上的挂钟:6:23a.m.果然、是太奇怪了啊!现在还是很早啊…!
 
   “那个,中堂くん…我待会儿可以送你去的不用那么早也没关系…”
 
    久部抬手摸了摸脸侧,脸上满带着的是无奈的笑容。中堂眨了眨眼,面部表情没什么太大变化,只是摇了摇头,表示没有问题。但这就让久部六郎稍微有点难堪了,毕竟是说好的要努力做到照顾好中堂系,却在第一步就被人给拒绝了什么的,果然很丢脸的吧!

   “不不没关系的,送的话还能早点到…”
   “习惯了。”
 
  —诶…?原来是习惯了啊…
    久部迟钝了两秒,后知后觉才庆幸中堂并不是因为对自己比较生疏而不情愿被接送,而是因为从以前开始就是自己一个人上学所以已经成了习惯。他轻松的叹了口气,目视着中堂系穿好鞋子打开门。
 
   “等…等一下,中堂くん…”
 
    被喊到名字的中堂系会意的转过身子,虽是仰着头看着久部,却让后者明显有压迫感。久部咽了咽口水,蹲下身子,抬手为他理了理额前略微凌乱的发丝,露出那双深邃的眼眸。在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完之后的久部刚准备起身,却被人按住了肩膀。在疑惑语句还没发出来的时候久部六郎却因为中堂下一步的动作而愣在了原地。
 
   一个吻、一个仅仅只在额头上停留了两秒的吻。但这却让久部足足愣了一分钟。他没怎么听清楚中堂的解释,仅仅只听见了什么…因为妈妈每次出门都会这样对自己做所以才想到效仿的…?什、什么啊…
 
    久部六郎跌坐在地上,稍有失神看着中堂从门后消失,他的心脏不知为何因此跳动得很快。明明…明明只是一个普通的告别吻而已,而且他也还只是个孩子不明白很正常…久部六郎、你在动心什么啊!他不是女孩子啊!…愣在原地的久部虽是没有说出任何话,此刻心里的活动却已经像是火山爆发一样了呢。他摇了摇头缓缓起身,抬手摸了摸鼻尖试图将这种奇怪的心情给抛之脑后,却无奈唇瓣柔软的感觉在他的脑内完全挥之不去。直到将房门关上了才想起来没有做的事情。

 
   “路…路上要小心啊,中堂くん…”
 
 

Two.雷雨天
 
    本来是有计划的双休日,却因为突如其来的暴雨而把一切事情都搞砸了。
 
    久部六郎稍微有点不开心,毕竟,和中堂系相处已经有一周了,好不容易能有机会带他出去走走增进点感情,现在却只能被关在家里,寸步难行的滋味真是一点也不好受。虽然家里不是没有可以作为娱乐的东西,比如说游戏机啊…不过,中堂会喜欢吗?鬼使神差地,久部走到了书房,悄悄开口。

   “中堂くん,现在…有空吗?”
 
    小心翼翼的开口,中堂系放下手中的书本偏转过身子与久部对上视线。明明自己才是邀请者,久部六郎你怎么就紧张起来了呢!!暗暗地咽了口口水的久部指了指客厅的电视,试图让中堂会意。后者倒也没有拒绝,点了点头便和他一同来到了客厅,席地而坐。
 
 
    不得不说、中堂系真的是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孩子了…嗯…在久部六郎看来,除了社交方面,真的是很优秀的孩子了。

    就比如说一下午带给久部超乎奇迹般的游戏体验。

    无论是竞速也好、格斗也好,甚至是解谜…他都完全不在话下!啊当然…Galgame这方面虽然没有涉及到…不过或许也会发生什么奇妙的化学反应呢?在中堂くん身上。

    久部六郎合起日记本,将它连同水性笔一起收回到抽屉里。此刻没有想要触碰手机的心情,深栗发色的青年听着窗外雨滴敲打着玻璃的声音,望着被褥发呆。不合时宜的、“轰隆”一声,是打雷了。
  
  —中堂くん的话,应该不怕打雷…
 
    脑内思考还没有结束,就听见了敲门的声音。“啊—”单音节从久部的嘴里发出,知道门外是谁的他什么也没管赤着脚就冲到了门前,旋开把手,将房门打开后便看见低着头同样也是赤着脚站在门口的中堂系。

    完全是,出乎意料。衣角被人拉住的时候久部六郎瞪大了双眼,抬手扶了扶眼镜。有点…难以想象不是吗?虽然心里五味俱全,但果然、对方还只是个孩子,这一点也能理解了呢。

    于是久部六郎无奈叹了口气,一边心底感慨果然这孩子还是有不完美的地方一边牵起他那只拉着自己衣角的手,回到了床上。
 
   “会害怕是吗…?”
 
    中堂系摇摇头,却又点了点头。他尽量和久部保持着一定距离,只是在每次雷声响起时都忍不住想要靠过去。久部六郎将这一点尽收进眼底,他没忍住笑了出来。

   “笑什么…?!”
 
    下一秒就被凑过来的人轻轻环住的中堂系愣了神,他张了张口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能任由着久部将他抱在怀里。但不知为何,他的心好像平静了许多,在雷声来临的时候即使还是会忍不住颤抖但、从右边传来的心跳声,还有被人给抱住的感觉,在这个不宁静的夜晚,带给了他无限的温暖。
 
 
   “那么晚安,中堂くん。”
 
 
 
Three.打抱不平
 
    最近的中堂くん稍微有点奇怪。
 
    不同于往常,回来后没有任何的报告就悄无声息进到房间里,而且平时回来后很少先换下衬衫的他,最近总是回来后就匆匆忙忙的把衣服给换掉了…是为什么呢?
 
 
   “中堂くん、我可以进来吗…?”
 
    怀揣着或许问太多会被人给讨厌却又出于担心实在是不能不问问的心情,久部六郎轻叹了一声还是敲了敲中堂房间的门。稍过一会儿门便被打开,男孩略微低着头,刘海过长挡住了以至于看不到他的眼睛。
 
    得到人的允许后久部侧身进入房间,在中堂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伸手拉住了他的手臂,然后另手将人的衣袖整条、推到手肘处。
 
…久部六郎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被发现后的中堂系也没法做出什么抵抗,只能照做对方提出的让他把上衣脱掉的要求——然后露出了又不少淤青的身躯。中堂系知道,要是自己的这幅模样被久部看见了,他肯定会担心的。所以中堂不说,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他大概只是不想久部担心太多吧。

    但是藏得了一时,藏不了一世。中堂系低着头不用看久部六郎现在的表情都知道他现在肯定是紧紧皱着眉头。事实当然也是如此,但情况要比中堂想得更加严重。他没有想到——久部六郎会直接将他抱住,紧紧的、拥在怀里。
 
 
  “中堂くん……!”
 
    略微带了点哭腔的声音从耳边传来,中堂系张了张口却发不出声音。久部六郎算是第一个,除了他母亲之外,紧紧把他抱在怀里的人。即使是他的父亲,更多的也都是严厉,而不是温柔。
 
    不过说实在话,中堂系也不是故意要去打架的。他只是看不惯别人被欺负,更何况还是自己的同学。久部在听了他的解释之后,抬手抹了抹眼泪,低声笑自己这么大了还哭哭啼啼真不是男人随即又将中堂系再次抱入了怀里。

  “久……”
  “中堂くん…拜托了,有什么事情一定要跟我说,我不想你受伤啊。”
   
    这种被人给紧紧拥在怀里的温暖,是多么让人安心啊。中堂系慢慢放下了平时的警戒,皱着的眉头略微舒展开来,然后他也抬手,环住了对方的背。

 
  “对不起。”
 
 
 
Four.再一次
 
    两个月说长也长,说短那也真的是很短。这天傍晚下完课回到家,久部六郎便发现对家的门再次开起来了,而进了屋子之后看不到中堂系,他整个屋子都走了一圈,确实找不到人。

  “久部くん…?”
 
    中年妇女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久部六郎急急忙忙赶到门口,便看见中堂系的母亲河他一起站在那里。女性脸上带着和善的微笑,大概是想要对这段日子里久部对自家儿子的那番照顾吧。

  “这两个月里我们家系真是受你照顾了…”
  “没有、没有的事!中堂くん…本身就很独立了!”
 
  —要结束了吧,和中堂くん生活的日子。
 
  “系都跟我说了,你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这…这样吗,怪不好意思呢啊哈哈…”
 
  —我、我还不想结束…请不要…
 
  “那个,虽然很冒昧但我还有一个请求…”
  “您请说?”
 
  —会是什么呢…?
 
  “我和我丈夫还需要出趟远门,这次、可能需要的时间更长…所以久部くん你可否再次代劳…呢?”
 
  —诶?
  “诶、诶?!”
 
    在做梦吗,久部くん?没有哦,这不是梦。久部六郎瞪大了眼睛表示不明白,而女性微笑着点了点头表示事实就是如同话语表达出来的一样简单。随即他转头望向中堂系,依旧是没有话语,但仅仅只是点头的回应,久部六郎也已经很高兴了。

 
  “那么、接下来的日子,也请多多关照了!中、中堂くん!”
  “请多…关照。”
 
 
 
    —END—

大概是因為清水總被人給遺忘吧。

是预告(?)
 
逆年龄差的中六设定…其中一个小片段。
 
不完美小孩…之类的。
 
好久没写超过两千字的东西了哦(喂
 
能看到的话…都是缘分🙏

【中六】致未来的你

#时光瓶留给2035年。
 
*全国Ⅰ卷作文题
*大结局后时间线,有捏造。
*偏友情向(?)
 
 

ooc?
 
 

  致中堂さん。

     
        展信安。

        在UDI见到你的第一眼就觉得——前辈看起来,不像是特别容易就能够结识的人啊。身边散发的气场,完完全全就是生人勿近的感觉,就连对待同僚也是,一副很自傲的样子。这样了解下来果然美琴さん和东海林さん说的一样呢:中堂さん的搭档,能够坚持下来的最多有三个月最少只有三天——啊啊、作为前辈果然…还是需要体谅一下自己的后辈的嘛。
 
        渐渐的,在夕希子さん的事件中,虽然前辈还是挺不给面子这一点稍微会让人不满但、能够撇掉脸皮而做出求助和妥协…这一点真的,非常感谢中堂さん能够接受我们的帮忙啊!无论是我也好,美琴さん也好…大家、大家都很希望能够帮助中堂さん的!
 
        到现在事件已经结束有一段时间了…也能够看得出来,中堂さん对待坂本さん的态度明显也有了好转,也尽量克制了使用クソ的次数呢——这样的话,想必夕希子さん在天之灵看到前辈这样的转变,一定、一定会很高兴的!
 
        当然…虽然是作为三澄组的记录员,只要中堂さん有命令,我、我也一定会好好帮忙的!能够为中堂さん出一份力无论是在什么方面,只要有我能够做到的事情、绝对会做到十全十美!即使…到那个时候前辈也已经上了年纪在解剖方面可能也帮不了什么忙了不过、在接下来的几年里面我还是会加油的!绝对、不会给大家丢脸,给中堂さん丢脸的!下定决心了要做法医,就不会退缩。
 
 
        啊讲了这么多废话果然应该回归正题了…!那么、致2035年的中堂さん——
 
        十七年后的前辈应该已经不怎么参与解剖事业了吧?当然只是我的猜测而已…毕竟那个时候的中堂さん也已经差不多到花甲之年了呢。但、如果那个时候还能看见中堂さん拿起手术刀的话,我相信——一定还是和现在一样从容不迫。
 
        啊还有一点!十七年是很长久的数字啊…那么在这段时间里,如果是能够一直与中堂さん一同工作的话,我相信我也一定、可以学到非常非常多知识的!…能够继承中堂さん的知识,继续为UDI、为法医学而工作的话,我…我会感到非常荣幸的!
  
        法医学、是为了未来而生的工作。
 
        在未来的十七年里面,我相信——UDI能够拯救更多更多的人。以UDI为起始点,让更多的人知道…非自然死亡,不是不能够、被解决的!

     
        我非常有信心!
 
 
 
                                       来自你敬爱的后辈。
 
 
 
    —END—
 
   
        其实已经偏题了呢…?强行以久部视角写了给2035年的中堂さん,嗯…就这样吧(喂
 

【中六】夏天的苦恼

#论久部六郎与被叮咬问题(?)
 
*私设有。
*放飞自我的糖。
 
 
 
ooc?
 
 
 
    夏天,完完全全就是蚊虫泛滥的季节。久部六郎对此十分的苦恼,毕竟是夏天,谁都不会想要把自己裹得像粽子一样,毕竟那样会热出病来的吧!
 
    可是久部没有办法,作为一到夏天无论是出现在哪里只要是会存在蚊虫的地方的他,就会成为被伤害最严重的那个。裸露出来的手臂和脚踝,只要稍微不注意、就多出了一个两个的红点。所以他迫不得已在夏天也依旧穿着衬衫,偶尔在十分干净的环境才能稍微把袖子卷上去。

 
    中堂系把久部的一举一动都看在了眼里。他作为现今久部最亲密的人,虽然这不是什么大事但说到底也还是让自家恋人感到不太高兴,所以,即使久部六郎没有主动找他提出这件事情,中堂也不会袖手旁观了。
 
 
 
   “久部。”
   “啊、中堂さん!”
 
    鉴于还在UDI的缘故,两人的称呼仍是保持着平时最常用的状态。三澄さん和东海林さん现在都不在,只剩下他们两个在场,所以中堂系决定发话问问他。

   “现在是夏天了,还穿着长袖吗?”
   “这个…”
  
    久部六郎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只是硬生生挤出了两个单字就突然噤了声,他抬手想要去扶眼镜框却被中堂系抓住了手腕,对方力气明显大于自己这让久部根本没法挣脱。没来得及思考袖子就被人给一把推到了手肘处,露出看起来与平时没什么不同却又带了点红色印记的手臂。

   “中堂さん…呃、这个…只是夏天容易被蚊虫叮咬而已问题不是很大的,而且我也已经找美琴さん寻求过帮忙,也有相应做好措施了所以…”
  
  —什么?
    在听见久部六郎说自己已经寻求过另外一位女性法医帮助的时候中堂系微微皱起了眉头,手上的力度比先前握着的稍微更用力了点,使得久部明显倒吸了一口气。
 
    目睹了这样表现的中堂虽然心里还是不太高兴但最后还是出于无奈放开了久部的手臂,后者轻松的叹了口气,但也只是一瞬,毕竟他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虽然不是大问题但事实上不应该先做的事情。

   “…我很抱歉中堂さん,没有第一时间就告诉你这个问题…而且还…唔—!”
 
    对于这样的事情,与其让对方喋喋不休向自己道歉然后说不定哪天又会犯同样的错误,不如用行动——这种更加简单粗暴的选择,来让人更加刻骨铭心,对吗?

    深知这点的中堂系想也没想,没等久部六郎把话说完就先一步再次握住他手腕将人整个拉起,另手为了保持对方的平衡搭在了久部的腰间,然后凑近,将剩下的话语一一化为、最温柔的接触。
 
    
 
   “系、系さん…”
 
    重新坐回到办公椅上后久部六郎大口的喘起气来,红晕顺着脸颊蔓延到耳根,就算知道办公室里都没人但他还是紧张的不得了。

   “别什么事情都觉得我不会在意。”
   “对不起…!”
   “六郎。”
   “は、はい!”
 
    被直接喊了名字的久部六郎像只受惊的兔子一样猛然直起了腰身对上来自中堂系的注视,见他一副被吓到了的样子中堂没忍住还是笑了出来,很少见到对方笑的久部顿时疑惑起“今天是什么幸运日之类的吗?”下一秒头顶就传来温热触感,头发被人揉乱。
 
   “有什么烦恼尽管告诉我,别自己藏着掖着。”
   “はい!知道了中堂さん。”
 
 
   “不然的话,我会担心的。”

 
 
    最后传来的,是来自额头上的温热触感。
    温暖而又让人安心。

 
    —END—
 
 

但结果到最后久部也没有得到好的解决不被蚊虫过度叮咬的方法呢。(x

在戒对看不见的地方悄悄嚎两声…他真可爱啊,虽然平时因为睡觉弧长的很但我还是好喜欢哦…超级可爱,戏风也、cp向给人的感觉怎么这么好啊…呜呜呜,其实是配不上他的但为了自己果然还是得继续努力!💪

【中六】不平常的工作日

#烤肉
 
*戏改。
*我流。
*是恋爱中的中堂さん。(所以没什么脑子(不是
 
 
 
ooc?
 
 
 
    对于两人来讲,这应该都不是一个平常的日子。虽然依旧是和往常一样到研究所上班,一切都和平时一样,但在下班之际,并不是选择了直接回家,而是并肩去往了之前就一直想去却经常因为没有时间去的那家特别有名的烤肉店。
 
 
    毕竟中堂系本来就不太喜欢嘈杂的地方,所以在同行对方—久部六郎也同意的情况下选择了稍微偏了点的地方。至于点菜这种工作,当然是交给久部了。虽然提出想去吃烤肉的人是中堂,不过、说到底选择了这家店的人可是久部啊。中堂系撑着脑袋盯着对面正不停翻动菜单、小心翼翼选择着既实惠又能够满足的菜品的人,不禁微微眯起眼。
 
 
    他好像从来都没能够这么仔细观察过久部的面容。明明已经是大学生,看起来却还像是高中生一样,毕竟给人的感觉还是太过于青涩了;明净的双眼里不含任何杂质,简直就是能够让人平静下来的最好的事物,还有—…不合时宜的,来自女服务员的问候声,打断了中堂系进一步的思考。他轻啧了一声倒也没把不耐烦表现出来,只是静静盯着面前脸上带着愉悦色彩的人,身边生人勿近的气息也随之淡了下来。
 
 
 
   -说到想要来吃烤肉的原因?…啊虽然听起来会很牵强不过,久部这家伙真的是、太瘦了点。在工作之前在更衣室里略微撇到过,明明是正常男性手臂却偏纤细了些,身体上也几乎没有多余的肌肉了。虽然被人反驳说:“…我、我食量很大的,只是吸收少而已!”但怎么想都感觉,是在说谎而已吧,ばか。
    于是中堂系想也没想就把下一块烤好的肉夹到了久部六郎的碗里,在人疑惑开口之前先一步发了话:
 
 
   “为了自己还是多吃点。”
 
   “中堂さん——! !不要开我玩笑了!”
 
 
 
    不出意料…还是被人给骂了啊。虽然全程下来能够明显感觉到他的食量确实不小,甚至还有点超出中堂自己的想象…
   -啊结果还真的只是因为吸收少吗、クソ。
    因此他俩就这样杠了起来,所有夹起来的烤肉全都送到了对方的碗里,毫无保留,即便还是少不了拌嘴。
 
 
    但不知为何,中堂系每次看到他笑起来时的样子,就觉得整个世界、都明亮了。
 

 
 

    一笑倾城。
 
 
 
    -END-

【中六】混杂(1)

#今天又是拿戏混更的人了(不是
 
*请欣赏什么叫做剧组最丑(…
*中堂单视角。
*ooc?
 
 

#One
*不为人知的温柔
 
 
    夕阳西下,眼看着黑夜就要来临,背着背包的年轻人才匆匆忙忙地赶到目的地。张口想说人来的太慢了却被他先夺去了话语权,伴随着九十度的鞠躬想也不用想一开口肯定就是抱歉了。摆了摆手就着今天还算不错的心情就没有再说些什么,余光瞥见他略显惊讶表情反常一般轻笑两声伸手拿起又一个小酒杯给人倒上清酒,示意他坐到对面。
 
    因为一路上是赶过来还没有喘过气所以他的脸上还带了些许过头了的红晕,见此不免觉得有些好笑,顺手拿起放在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本来是研究所所有人一起的聚会,结果到了最后只来了两个人,想想还真是觉得不太对。不过、就算是这样,也挺好的。全程下来基本都是他在自说自话讲述着这几天发生过的事情,就像是…单口相声一样,偶尔会抛一两个问题过来不过也都是无伤大雅的。见人脸上微微带着笑容,脸上的红晕不再是因为疲劳而是因为喝了酒后而产生的。

   
   “中堂さん…中堂さん?”
 
    啊啊、稍微…有点看入迷了。直到他已经凑近到两人脸庞距离只剩下几厘米后才反应过来,略微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轻轻把人往后推了一下,小声嘟囔了句他是喝醉酒了吗…转而瞥见他嘿嘿笑了两声反过来问“中堂さん怎么了吗……?”脸上带着笑容颇像只温顺犬类动物。因此抬手摸了摸鼻尖深吸口气试图缓解心跳太过去快的情况。正好也瞥见他身后黑夜中那轮明月,下意识开口:

 
   “没、没事…”
   “月が…綺麗ですね。”
 
 
 
#Two
*梦里什么都有你不知道吗?
*所以、好好睡一觉吧。
 
 
 
   -名字被人给喊到了。
 
    迷迷糊糊之间耳边传来细微的男声,不爽皱眉轻啧了一声睁开眼,恍惚间看见一条…黑白相间的、女仆装?
   -クソ…这、什么啊?

    平时带着眼镜的人此刻把眼镜脱去难免一瞬间没有认出来,但他那明净的眼眸还是让人记忆犹新。顺着面颊往下…所以说那身女仆装到底是怎么回事?深吸了口气,抬起手臂撑在了两人之间,阻止他进一步的举动。…他不是ばか,对吗?又或者说是因为和三澄、东海林她们真心话大冒险输了?啧…烦死了。虽然不得不承认还有点、好看…
 
  
 
   “中堂さん…中堂さん!”
   “吵死了—。”
   
    算不上的美梦顿时被打断,画面瞬间消失眼前只剩下一片黑暗,再次睁开眼看到的—只是一如既往穿着研究所外套的人,别无其他。
   -那果真…只是个梦而已。
   -所以,再睡一觉吧。
 
 
   “中堂さん??不要再次闭上眼睛啊—!”
 
 
 
#Three
*只有失去過後才會刻骨銘心
*ep10衍生。
 
 
 
    一切仿佛都在只是在昨天。畫面一次次、一遍遍,反復地在腦海裡湧現,那本應該還活力滿滿的人,最後一次見到、卻早已成為冰冷的軀體。從起先看到尸體的震驚、到解剖過後的悲傷、到想要找出兇手的憤怒、再到現在—明明事件在尋尋覓覓中已經快要接近尾聲,心底卻還是湧起無限的寂寞。

 
    或許不該就這樣墮落下去,生活還得繼續,第二天的太陽不會因為悲傷就躲藏起來。但是始終找不到,始終找不到能夠代替她填滿內心空缺的事物。空無一人的研究所,自顧自躺倒在解剖台、她最後一次出現的地方,似乎,到現在還存有著些許來自她的溫暖。閉上眼,她的笑容仍舊歷歷在目。
   —真是、可笑啊。

    明明就還沒有釋懷,明明就還放不下,明明就、…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陽。因為在害怕,害怕每一個變成的重要的人,都在不知不知覺中就離開了。—所以果然還是離我遠點,沒有必要的事情就不要闖進來了,只會…造成不必要的麻煩。
 
    但誰都沒有聽,誰都沒有放棄。紅色的金魚,年輕的女性,26個字母的順序,依舊是不屈不撓,找尋著線索。クソ…真是一群執迷不悟的傢伙。可心底不知為何卻湧上來些許溫暖…來自“家人”的溫暖。

 
 
    果然—都是白癡。即使表面上還是一如既往的冷漠甚至可以稱得上兇惡,但內心的冰冷早已被人給擊碎,闖進來所代替的則是他們身邊所散發出來的、溫暖的陽光。解毒劑的遞交,閉上眼的沉思,還有、千鈞一髮過後的輕歎。
 
  …兇手終於是承認了自己的罪行,就連幫兇的クソ記者也沒有落下一併抓獲了。這下、終於是圓滿了嗎?啊…

  
 
    ……
     
   “中堂さん—一起去吃烤肉吧!”
 
      這才是、真正的結局。

 
      -END-

  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