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囚人

开坑不止,生命不息/鮟鱇/四大欠王
半文手+半画手+半唱见=一条咸鱼。
写作咸鱼,学名鮟鱇。
AK万能事务所所长。
id就是qq
不能随意勾搭因为我可是有家室的人了。
——————————————
我只是一个爱写文画画的咸鱼,
能被你们喜欢我很荣幸。
————————————
沉迷写戏,无法自拔。
名朋1019路欢迎找我啊。
——————————
就换会儿头像,
希望有人能记住我的名儿x

早上起来发现300粉了……!
 
唔哇非常感谢。
 
这次就没有什么点文活动啦,毕竟没多久就中考了,抱歉。
 
最后再次感谢每位关注我的小伙伴,鮟鱇爱你哦(x

【局路】Top of the World

曲梗:Top of the World
↑↑↑屁啦与之没有任何关系
意识流
终于是写了一回局长视角?
 
 
 
ooc?
 
 
 
「I’m on the top of the world looking down on creation
 
  我站在世界之顶俯视红尘」
 
  发神经一般顺着楼道的楼梯走到了顶层。铁门意外的没有关上,跨过门槛走到外面。夜晚的气温稍微有些低,仅仅只是穿了件衬衫,风顺着领口钻进去,不禁打了个寒颤。
 
  将被风吹乱的玫红色发丝稍稍理了两下,走到天台边缘凝望着大城市的夜色。霓虹灯的色彩与夜色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敛眸恍惚间除了各种闪着光的灯具就看不见其他更加令人值得欣赏的事物了。
 
 
 
「And the only explanation I can find
 
  我找到的唯一解释是自从认识你以后」
 
  身后传来脚步声,稍稍转过身子看见来人穿了件黑色的连帽衫。将连帽衫的帽子摘下露出的是那令自己怎么都爱不释手的橙红色。
 
  “看什么啊?”
 
  一不小心就入迷了。晃晃脑袋,将视线移回到那一成不变的风景,虽然会忍不住将视线往身边人脸上移。
 
  嗨呀…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所以真的是很精致的面孔不是么?虽说脸上有肉,但至少捏起来手感还是不错。虽然有时脾气也会很不好,但…哄哄也就过去了。所以,多看两眼不会少块肉的吧?能得到我江南才子痒的芳心可是你的荣幸啊。
 
 
 
「Is the love that I’ve found ever since you’ve been around
 
  我才找到了爱」
 
  从本来需要悄悄看人到转过头与他的妃色瞳孔对视,深吸口气开口回答他刚才的问题。
 
  “看你。”
 
 
 
「Your love’s put me on the top of the world
 
   是你的爱使我登上世界之巅」
 
 
  -END-
 
鮟鱇祝你端午安康(bushi
 

520啊…
♡要我的小心心吗……?

【局路局】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私设局长路痴,外带点小话痨。
有年龄操作。大概是初中局×大学路(身高差不多(嘘。
日常瞎取标题(简单来说就是:既然你想迷路那我就让你迷吧。←来自某位实在不想管邻家弟弟的A路人先生xxx
玩梗(no
短。
 
 
 
ooc?
 
 
 
  “路人你放手行不行,我自己能走的。而且这是在大商场里啊,我们两个大男人这样子手拉手好gay啊。”
 
  “我还不是怕你待会儿又走丢!”
 
  A路人不满的回头瞪了痒局长一眼,刚才痒局长已经走丢了一次让他很不爽了,而且他手机还恰巧没电。找到之后说什么也不能再让他走丢了吧!!
 
  “嗳你放心我好好跟着你总不会走丢了。而且你的橙发很显眼我肯定看得到。”
 
  痒局长这么说着甩了甩他被A路人拉着的手。后者嘴角抽搐了一小下,松开他的手,还是叮嘱了他一句。
 
  “跟紧啊。”
 
  “是是。”
 
 
 
  “路人…这家店里的游戏机好高端啊。”
 
  “路人…我想吃黄焖鸡。”
 
  “路人……”
 
  “……”
 
  A路人本来就已经很不耐烦了,再被痒局长这样絮絮叨叨两下,就差没上去揍他了。A路人握紧拳头,加快了脚步,直到身后没了声音,才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太对劲。A路人转过了身子。
 
  痒局长呢?!!!
 
  我艹,怕是又走丢了。
 
  A路人在心里问候了痒局长的爸爸,对自己有这样一个傻到不行的邻家弟弟感到无奈,不过随即嘴角微微上翘,往与自己目的地返方向的广播处走去。
 
  “抱歉,请问我可以借用一下你们的广播吗?”
 
  “请。”
  
  服务员将话筒打开,A路人深吸了一口气,开口。
 
  “再见了,小王八蛋。”
 
  本来以为A路人会因为找不到自己,然后到处找或者直接去广播处喊自己名字的痒局长,此时听到这句话后,吓得手上的冰淇淋都掉了。
 
 
 
  “路人你这和说好的不一样:D”
 
 
 
  -END-
 
  日常发病(bushi
 
  我也不知道到底偏局路还是偏路局,总之…你们就当我占tag吧,致歉:D

Moonlight一周年了啊。
 
说实话真的很快,恍惚间就感觉他们昨天才刚成立的样子。
 
我这人…讲不来什么漂亮话,总之喜欢六个人能够一直走下去,越来越好ww
 
最后,Moonlight一周年快乐。

【局路】套路是玩不腻的好伐

蒙眼睛。
短。
单视角。
 
 
  ooc?
 
 
 
  『来。』
 
  对着一狮一鼠挥了挥手,做个口型示意他俩到自己身边来。悄悄走到正在忙着做鬼畜的人的身后,伸手蒙住了他的眼睛。感受到他稍稍顿了一下,伸手抓住了自己的手腕。
 
  “路人?”
 
  即使得到的是正确的答案也不动声色。看着那俩人像是会意了一般走过来,脸上的笑意更加深了。
 
  “不对再猜。”
 
  “狮子??”
 
  “怎么可能。”
 
  “白鼠???”
 
  听到他再一次升高音调的话语,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意识到自己暴露了之后,放下蒙着他眼睛的手,与转过身子来的人对视。
   
  “合伙骗我啊你们?”
 
  眉头微微皱起,带了点委屈色彩的口音从他嘴里冒出,让自己觉得有些好笑。旁边的两人听了他的话,耸耸肩膀,默认。
 
  “妈的贱狗,我第一个答案明明是正确的你干嘛不出声。”
 
  “略——你管。”
 
  “是啊,我管。”
 
  “……!”
 
   本来还有什么话想说的,都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吻,打断。
 
 
 
  -END-
 
  蒙眼睛的事情是亲身经历的,后面的…怎么可能呢(强颜欢笑x

【局路】メトロノーム

曲梗:メトロノーム-米津玄师
开始搞事发刀片了。
说起来…今天白鼠生日来着?(←完全没有意识到
单视角。
  
 
 
ooc?
 
 
 
  「今日がどんな日でも」
   无论今天怎样,
 
  「何をしていようとも」
   应该做些什么,
 
  「仆はあなたを探してしまうだろう」
   我都会不觉间寻找着你吧。
 
  「伝えたい思いが募っていくまま」
   想传达的思念,越发变得强烈,
 
  「一つも减らない仆を」
   丝毫不减,将我淹没。
 
  「笑い飞ばしてほしいんだ」
   想要一笑置之呢。
 
 
 
  『时间好像过了很久啊。』趴在电脑桌上,半眯着双眼,妃色的瞳孔盯着手机屏幕渐渐黯淡下来,抿了抿唇,似乎有些不爽。怀抱着咸鱼抱枕,空调呼呼吹着风,使人舒服的完全不想有任何动作。时间便这样一分一秒的流逝,就算平时十分注重合理分配时间,但此时,好像一切都不重要了。
 
  『今天该做些什么呢?』手机上的时间显示现在才上午的9点,而且今天休息,好像并没有什么该做的事啊。『有点想去找他啊…』手机屏幕上的那条特关消息不知不觉让自己想要去找那个一头“骚粉”的家伙。
 
  可是,直起了身子才想到一个问题。『去找他的话…要说些什么?』完全不知道。想告诉他,想大声告诉他自己的感情。可是,却完全开不了口。这种感情愈发的强烈,仿佛要从胸腔中跳出似的,却又因为差那么一点点的助推力…无法达到顶峰。
 
  『啊哈哈…真是,干嘛要因为那个撒比这样折磨自己啊。』把这些奇奇怪怪的想法甩到脑后,随意的将那抱枕抛到床上,自己也随之扑上去。比起出门什么的…还是多睡会儿吧。
 
 
 
  「これから仆たちは」
    从现在起我们,
 
  「どこへ行くのかな」
   要去向何方呢。
 
  「全て忘れて生きていけるのかな」
    可以忘记一切活下去吗。
 
  「あなたが今どんなに幸せでも」
   无论你现在有多么幸福,
 
  「忘れないで欲しいんだ」
   也请你不要忘记啊,
 
  「仆の中にはいつも」
   你也一直在我心中。
 
 
 
  “这是我女朋友。”
 
  “噢贱狗,你叫我来就是要告诉我这个消息?”
 
  被他一通电话就叫到了这间彼此都熟悉的咖啡厅。还是一成不变的位置,只是多了个人。看见他身边的那位姑娘,愈发觉得他们俩是那样的般配,脸上扬起了笑容。
 
  “我和你讲啊,局长这个人虽然不会照顾自己,还经常熬夜,但是…他的性格还是不错的。可得好好照顾他啊。”
 
  原本有好多好多想要说出来损他的话,但当看见他所谓的女朋友的时候,憋出来的话语也就只剩这么多了。
 
 
 
  向着与他们相反的方向走去,不自觉的回头看了眼。啊啊,那拥有着玫红色长发的人牵起了他身边姑娘的手了呢。
 
  “贱狗。”
 
  『拜托,就算你以后是有多么的幸福,也可别忘了,我A路人可一直都喜欢着你啊。』
 

  -END-
 
  存货。
 

别别别…别推荐我的黑历史啊,pong友…
 
很吓人的(躺着

【局路】早安吻

单视角。
局长生贺。
短打。
 
 
 
ooc?
 
 
 
  “…好热。”
 
  因为自身周围的热度实在太高,就算是开了空调也还是热的让人有点受不了。皱了皱眉头,半睁开眼,本想起身却发现自己动不了。微微垂眼才知道,自己被人紧紧的抱住了。那人原本抱得就紧,现在动了两下便被抱得更紧了。
 
  “…痒撒比?”
 
  那人的长发有几缕挂在了脖子上,有点痒痒的。翻个身子企图挣脱他的怀抱,无果。
 
  “……路人?”
 
  那人因为自己的动作被吵醒了,蓝绿的异色瞳微微睁开,因为些许的起床气而用软糯的声音叫了自己的名字。
 
  “你放开。”
 
  那人闻声挑了挑眉,意识总算是清醒了点,虽然说手臂是松开了点,但他似乎并没有想要放开自己的打算。『这撒比在想什么啊…』抬眼想问他怎么回事,他却低下头在自己的额上落下一吻。
 
  “你干嘛!大清早的…”
 
  因为被抱着起身很是问题,所以再次转过身子,不去看他。但红透了的耳根早已出卖了自己。
 
  “嗳你别躲我啊…”
 
  “好歹今天我生日,稍微任性一下不会少块肉的吧?”
 
  他这么说着在自己的肚子上揉了一把,轻轻笑了两声,略微磁性的嗓音在耳边回荡。
 
  “草拟粑粑…”

  起先先这么反驳了一句,但想了想…他讲的也好像没什么不对,毕竟生日嘛,也难得任性一次。
 
  “那…生日快乐。”
 
  最后还是不情愿的转回头,在他的脸上吻了一下。
 
 
 
   -END-
 
 
  嗳,沉迷短打。
 
  umm虽然知道本人看不见,但好歹也是一份心意嘛x

【局路】A Sense of

题梗:感受五十题:2,6,8。
单视角。
 
 
ooc?
 
 
  「A Sense of Humour。」
 
  大半夜的,两人坐在沙发上看恐怖电影。虽然说并不会被吓到,噢不准确来说…就算是被吓到了也不会像某个金色头发的贱狗一样大声嚷嚷,只不过身体轻轻一颤,剩下的也就随之而去了。
 
  既然吓不到,那就来互怼吧?
 
    “嗳路人…你看里面那个穿黑色卫衣的那个人,啊他死了。”
 
  看着那撒比用手指着的画面,嘴角不禁有些抽搐。举起身上抱着的咸鱼抱枕,没有太多的犹豫就往他身上砸了过去。
 
  “痒局长我可草拟粑粑。”
 
 
 
  「a false sense of safety」
 
  还依稀记得第一次两个人去坐过山车的情景。
 
  “待会儿要是怕了…就握住我的手啊。”
 
  转过头看到了他的表情。异色瞳半眯着,嘴角微微上扬,有点挑衅意味的看着自己。对于他的话语和表情表示已经习惯,翻了个白眼意思自己才不会怕。不过…心里还是有点开心的啊。
 
  至于后面过山车开动之后,自己还没尖叫出声之前,旁边就已经传来他狗一般的尖叫声时,那就是后话了。
 
 
 
  「a sense of wellbeing」
 
  幸福?
 
  虽然不是很想说,但是…
 
  “虽然他很撒比,而且是只贱狗,而且还很不会照顾自己。但,他这人啊…随叫随到,朋友有麻烦的时候,都会出手援助。唱歌虽然不行,但后期真的厉害,鬼畜也做得很好。虽然喜欢黄焖鸡,但每次叫外卖都不知不觉买了大盘鸡…啊,草他粑粑,他优点太多我说不过来了…”
 
  “但真的…”
 
  “和他在一起,每一秒都是幸福。”
 
 
 
  -END-
 
 
 
  PS:世界第一局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