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囚人

我们,
于清晨思念,
于白天欢笑,
越过夜晚,
想要见你。
————————————
鮟鱇/开坑不止,生命不息。
没有固定坑,到处跳。想到写哪个cp写哪个。(…)

【局路】冲剂也是增进感情的一环

#花吻疗法
 
*感冒可真是糟糕
*↑怨念很深了(…)
*标题乱取
 
 
 
ooc?
 
 
 
  只有贱狗才会在感冒的时候拒吃药。
 
 
  躺在床上的人额上敷着冰贴,微烫的皮肤与微红的脸颊,还有时不时冒出来的两声咳嗽都表现出他的症状。感冒了。
 
  A路人将感冒冲剂泡起来用筷子搅拌两下加快溶解,凑近吹了吹液体表面起到些许降温作用后这才端起被子,轻手轻脚走进卧室,将杯子放好在床头后坐到床边盯着床上闭眼睡着的痒局长。
 
 
 
  “局长…起来喝药。”
  “……我不。”
 
  轻轻晃了晃痒局长的同时A路人俯身凑到他耳边柔声开口,却没想到得到的却是他略显沙哑声线冒出来的拒绝话语。
 
-我○你爸爸??
  A路人眉头皱起对他的反驳感到无可奈何,再次小声开口让他起来喝药得到的反应却更加激烈,痒局长甚至摇了摇头。
 
 
 
  “局长…我知道你不喜欢冲剂但你也不能这样啊。”
 
  他握着杯壁的手稍稍摩挲了两下,不是没有别的让痒局长喝药的方法吧,只是…会不会有点太难为情了。A路人盯着他皱着的眉头与微张开来的唇瓣闭上眼思考片刻最后还是轻叹口气,拿起杯子稍稍抿了一口确认不会烫之后才往口中又送了一点,然后俯身堵住他的唇。
 
  一点点将药剂渡到他嘴里,期间竟是没有得到任何的反抗稍稍令A路人感到有些意外,待所有液体都转移过后他才撑起身子,装作没事人一般轻咳两声将头偏过去。
 
  “怎么不来了啊…?”
  “…??”
 
  A路人撇过眼神小心瞅了他两眼,却对上了痒局长的眼神,见他嘴角略微上翘扬起了一个很狗的笑容。看起来,得到这样的渡药是痒局长意料之中的啊。
-靠可不是很贱狗了吗…
 
 
 
  “把药给我好好喝了,不然待会儿我回来看见杯子里还是满的你就等着在床上接受命运的制裁吧:)”

 
-END-
 
 
  之前竟是把花吻给理解错了是我的锅了…改了改戏拿来混个更,暂且对点梗有点难以下笔实在是很糟心了(。而且我还想写存娘的曲梗以及《银翼杀手》的梗吧…我这人怎么这么贪的…
  溜了溜了…👋

评论
热度(38)

© 咸鱼囚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