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囚人

我们,
于清晨思念,
于白天欢笑,
越过夜晚,
想要见你。
————————————
鮟鱇/开坑不止,生命不息。
没有固定坑,到处跳。想到写哪个cp写哪个。(…)

【双路/水仙】那位姑娘

#水仙
 
*写着开心的
*单视角
*ooc?



  早就在朋友那里听说过最近学校里出现了位唱功了得英语也不错的姑娘,虽是十分感兴趣却始终抽不出时间来,到了刚才那会儿才将手头上的时间基本解决。曲起手臂抬起伸展两下便听见骨骼一声脆响,显然是因为动作保持太久了的后遗症。在将东西整理好之后,便起身去到了学校的小礼堂。原因…?啊是因为听闻了她在这会有场小演出。

 
  匆匆赶到的时候礼堂里已几乎坐满了人,四处观望最靠前的也就只有倒数第二排。认命一般轻笑着摇了摇头。
-不过小礼堂倒也不大就是了,这离得也不会特别远也应该听得听清楚。
 
  稍稍等待了两分钟后便看见一位姑娘拿着把木吉他上了台。见她一副从容淡定的样子,稍稍感叹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久经沙场吧。在期待她的表演之余更加注意到了另一点。将眼镜往鼻梁上推了推,甚至是眯起了眼。
-这怎么这么眼熟啊,等等不对…
 
  虽然她低着头看不清面容,但高高绑起的双马尾与象征性的黑色连帽衫这个组合自己是再熟悉不过了。
-这不就是我性转吗?
  眨眨眼吞了吞口水,在她将头重新抬起时彻底是惊艳到了。一样橙红色的发丝,一样妃色的瞳孔,甚至是她唱起歌来的那种感觉,也让人觉得十分熟悉。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
 
-嗳A路人啊A路人,这年头你见过的撞脸怪不少,虽然与自己撞脸的还是第一个。
  前一秒内心还感慨着天朝真的是博大精深啥都有,后一秒变因为她精湛的表现而忘乎了其他一切。
 
 
 
  简直就跟天使一般啊。
 
  呆坐在凳子上还久久沉浸在她的歌声中,完全没有意识到演出结束,甚至是身边人已经几乎走光了。直到她走到身边,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先生…?”
  “啊?抱歉我走神了…”
 
  抬手摸了摸鼻尖没想到自己竟然失态了,赶忙起身朝她稍稍鞠躬以示抱歉。她笑了起来,嘴角微微上扬,样子甚是可爱。在看着她的时候准备离去突然想起来自己的目的,猛然喊出了句“姑娘,”她眨了眨眼,转过头来看着自己。
 
 
  “我叫A路人…”
  “如果可以的话,交个朋友?”
 
 
  -END-

评论
热度(7)

© 咸鱼囚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