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囚人

我们,
于清晨思念,
于白天欢笑,
越过夜晚,
想要见你。
————————————
鮟鱇/开坑不止,生命不息。
没有固定坑,到处跳。想到写哪个cp写哪个。(…)

【局路】爱的方向

#至于爱的方向,去问风吧。

*曲梗-Love Love Guilty(?)
*微单箭头

ooc?
 
 
 
  “抱紧啊你。”
  “我艹你,我个大老爷们干嘛要抱你!”
  “那你自己回家啊!”
 
 
    距离自己家还有五公里多距离,而且附近还没有公交站的A路人在听了痒局长的这句话瞬间没了方才的气势,撇撇嘴就没继续反驳他,而是乖乖将双手搭在他的腰间上,微微缩紧。
 
 
   “坐好了。”
 
 
    现在已是深夜十一点。痒局长虽然想让后座的人早点到家,但他也不可能像平时那样,时速达到每小时快100公里。轻叹了口气,痒局长决定做回正常人。即使是这样却还是被A路人给吐槽了。

 
  “靠!你为什么要留这么长的头发啊!”
 
 
    知道A路人是因为周边风声太大的原因才把音量调大的可是痒局长还是很不爽。我要不是把安全帽给你了我头发会这样飘飘飘??怪我咯??痒局长委屈,但他不说。只是加大了油门,使摩托车开得更快了一点。

 
   “坐你车还真是…遭罪。”
   “拜托了路人哥哥,有求于人还这么多怨言的吗。”
 
    痒局长无奈笑笑,接过A路人递过来的安全帽。后者吃瘪的转过身子,从口袋里摸出钥匙,打开感应门,一副准备上楼回家了的意思。

   “哎哎哎,是不是该说些什么啊?”
   “…”
 
    A路人不是不想,只是这趟车坐下来的感受确实不太好,可毕竟人家是把自己带回来了吧,这不说也不行。他沉默了五秒,还是转过身,朝痒局长笑了笑。

   “谢谢啊。早点回去休息吧,已经很晚了。”
   “行行,满足了。”
   “你撒哦…”
   “毕竟你是唯一一个坐过我车的人啊…”
   “局长你说什么?”
 
    痒局长最后说了什么A路人没有并没有听清,他皱了皱眉头,有点不解。但在看见痒局长摇头表示没什么之后,他也没打算深究了。

   “我没说什么啊…真要问的话,不如…去问风吧?”
   “嘁,小年轻就爱藏着掖着的,我才不爱理。我走了啊,你赶紧回去了。”
 
    最后朝那个一头玫红色的家伙挥了挥手,A路人就消失在了门后。痒局长望着那扇感应门,停顿了两秒,随后点点头。

 
 
   “好。”
 
 

  -END-

评论(4)
热度(39)

© 咸鱼囚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