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囚人

我们,
于清晨思念,
于白天欢笑,
越过夜晚,
想要见你。
————————————
鮟鱇/开坑不止,生命不息。
没有固定坑,到处跳。想到写哪个cp写哪个。(…)

[响王]逆转的女高中生

所以说,大嗓门律师和摇滚检事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

这只是一件普通的民事诉讼,而我,一名同样普普通通的女子高中生、是被告。但我绝对不会说我就是犯人的,因为偷东西的人根本就不是我!
  
  
这一次接下诉讼的居然是那位有着大嗓门律师之称的王泥喜法介先生。和初出茅如时已经大不相同了呢,他在看见我时那自信的眼神着实是给了我崭新的印象。你问为什么吗?啊哈、那是因为以前在报纸上看过他的报道呢,那些拍出来的照片无疑都是他略显窘迫的模样。所以——这一次我很期待他的表现!要让那检察官和裁判长知道,我不是会偷东西的不良女子!
  
  
当然在我知道这一次接手诉讼的检察官是大名鼎鼎的摇滚乐手牙琉响也的时候…说起来还真是不好意思,我动摇了。
  
  
“…真是少见呢,这一次偷窃东西的主角居然是可爱的小姑娘吗?”
  
  
呜、虽然顶着这么帅气的脸庞和清爽的笑容……但果然还是个检察官吗,被打击了。所以说、我才不是窃贼啊,王泥喜律师,就拜托你了!
   

“我反对!现在还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我的委托人是犯人!”

“那么…就请大脑门くん,让我心服口服的相信这位小姐不是喜欢把亮晶晶的小物件都收集起来的黑猫吧?”
 
  
…那是什么比喻呢,帅气的检察官先生。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为什么王泥喜法介先生的称呼会是、大脑门くん啊?!

  

所以这给人的感觉真是越来越奇怪了。

检察官尚且提问的都是些不足为提的小问题,而且还很喜欢在辩方律师回答正确之后一顿赞美,还有那莫名其妙的空气吉他——有太多地方需要吐槽了,牙琉先生!
 

但比起坐在被告席上紧张兮兮的我,王泥喜先生似乎已经习惯了的样子。啊我记起来了,他们俩…是永远的对手呢,所以,面对牙琉检察官这样的进攻,很显然的王泥喜律师已经有了充分的实力来对付他!不愧是已经和初生的雏鸟不一样了呢,现在已经是有能力可以独当一面的王泥喜先生了!
 
   
“那么证人,你的意思就是说我的委托人在和你一起看饰品的时候,将那个耳坠给放到了包里对吗?”

“是的!”

“我反对!这句话有绝对的矛盾之处!”

  
…啊啊、所以说王泥喜先生你的声音、果然还是太大了。

   
  
“那么,大脑门くん有什么见解吗?”

“首先,我们由饰品店店员提供的监控录像可以了解到,我的委托人在和证人一起看饰品的时候脸上似乎并没有很高兴的样子。多亏了他们店里的监控如此高清我才能发现这一点啊。再来…由上一位证人,也就是那个不太善于言辞的小姑娘的口中我可以了解到,我的委托人在那个时候被现在的证人给撞到了一下,但并没有立刻的和她分开距离。而且,我的委托人并没有收藏耳坠耳环的喜好。所以…耳坠,是你在撞到我的委托人的时候趁机放到她包里的吧?”

  
令人惊讶的思路。坐在被告席上而无法讲出一件事实的我…也不得不佩服王泥喜律师的能力。因为…整个事件,就是这样的。

  
“唔呃、我…我不是,不是!你你乱说!”

“可是小姐,你为什么紧张了。指甲嵌到肉里的话是很疼的!”

 
被一步步逼近的她,现在的证人,我自以为的好友…此刻整个人瘫坐在了证人席上,我明白了,明白了。

 

“王泥喜先生,我请你去吃拉面……”
 

话音还没落下,我就因为大脑一瞬间停止运转而愣在了原地。是的,我眼睁睁看着那位摇滚检事抬起手在大嗓门律师的额头上弹了一下,对方虽然口上说着“检事做什么啊!”却没有还手,直到听到我的声音才回过神来。

  
“……啊啊!是你…!今天辛苦你了!”

“唔…唔诶?不不、我才应该这么说,辛苦王泥喜先生了!”

  
明明应该道谢的人是我才对,结果反而被帮助自己的人道谢了,真是太不好意思了!鞠了90度躬后起身见一旁的检事笑眯眯的也看了过来,我想也没想又鞠了一躬——

 
“牙琉检事也是、辛苦了!”没有刁难到王泥喜律师让我好受一些真的是辛苦了呢。

“哈哈、没有关系的哦,黑猫小姐♪”

  
所以说黑猫的比喻是因为校服是全黑的所以才这么称呼吗…?眨了眨眼睛,在他俩道完再见要走了的时候才想起来目的,急急忙忙把他们叫住了。

  
“那个!如果不介意的话…王泥喜先生、牙琉先生愿意和我去吃拉面吗?”
  
“…是可爱女孩子的邀请呢,大脑门くん。”

“诶、为什么这句话要对我说啊检事。…拉面,说起来矢田吹麦面又有新品了要去尝尝吗!”
 
“大脑门くん的提议应该很不错呢,那么黑猫小姐也一起来吧?”
 
 
…不对啦,明明说要去吃拉面的人是我怎么你们两位就自顾自讨论起来了好过分!……等等。

    
  
  
随着大嗓门律师突然的大喊与摇滚检察官不顾他反抗的将手搭在了他腰间,我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夕阳渐渐落下了,在天空完全变黑的前一秒…我只听见了摇滚检事在大嗓门律师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的声音,伴随着一句“辛苦了。”作为落幕。

  

  
——

啊啊、终于是明了了呢,大嗓门律师和摇滚检事的关系。

 
但这个时候想起来……还真是、太令人嫉妒了啊!可恶。

评论(7)
热度(23)

© 咸鱼囚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