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囚人

我们,
于清晨思念,
于白天欢笑,
越过夜晚,
想要见你。
————————————
鮟鱇/开坑不止,生命不息。
没有固定坑,到处跳。想到写哪个cp写哪个。(…)

[眼罩组]甜暖三十题(5~6)

ooc?
    
  
    
  
5.摸头杀
  
Grora向神明发了誓,以后绝对不随随便便调戏Wodahs了。原因很简单,她还记得当时只是太过于无聊所以对着天使长头上的光环不知第几次起了玩心想要将它摘下来,却又一次因人出乎意料般柔软的头发而目的变成了:摸头——对象:天使长。
  
  
“Grora。”
  
“——哎?”
  
“晚饭吃茶泡饭,你没得选。”
   
 
……嗯,嗯?等一下天使长你说什么?之前还说好的今晚能吃到火锅的呢,你厨房食材都弄好了吧?不能反悔的啊————
    
   
……但到最后Grora还是没能如愿以偿。作为她随便对天使长上下其手的惩罚,今晚怕是不能好好休息了。
   
    
“……啊啊拜托、明天能完成的文件我不想今天就加班搞定啦——?”
  
  
    
   
6.目光相接
   
久违的在这个时候将文件都处理完了,Wodahs轻叹了口气,将那叠文件连同他搭档完成的一小叠一起放到了旁边。反正也还早,不如……出去走走吧。
     
  
于是他像往常一样散步来到了花田,只不过这次先光临的客人不是他了。
  
  
“哟,今天居然有闲工夫来赏月吗天使长?”
  
   
少女并没有转头便知道为什么他的存在,能说是心有灵犀吗?Wodahs想了想。大概不是吧,就算是…Grora也应该不会承认的。所以他没有回答,只是缓步走到了人身边,与她并肩望着今夜这轮明月缓缓上升。
   
      
“……月亮真漂亮,不是吗?”
     
   
然后Grora就自顾自的讲起话来了。

  
“无论今天有多么高兴又或者多么伤心…只要来这看看,心就一下子变得平静了啊。”
     
   
那么,她今天是遇到不高兴的事了吗?
     
    
“能够让人打心底里露出温暖笑容的存在了……我真希望你也可以笑一笑呢,天使长。”
    
    
话题突然就转到了Wodahs这边,这倒是有点猝不及防。他低下头去,却不料和少女对上了视线。她没有被眼罩遮住的那只眼睛,映照出了月亮的倒影。
  
  
       
   
————す、月が綺麗です。

评论
热度(18)

© 咸鱼囚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