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囚人

我们,
于清晨思念,
于白天欢笑,
越过夜晚,
想要见你。
————————————
鮟鱇/开坑不止,生命不息。
没有固定坑,到处跳。想到写哪个cp写哪个。(…)

【中六】混杂(1)

#今天又是拿戏混更的人了(不是
 
*请欣赏什么叫做剧组最丑(…
*中堂单视角。
*ooc?
 
 

#One
*不为人知的温柔
 
 
    夕阳西下,眼看着黑夜就要来临,背着背包的年轻人才匆匆忙忙地赶到目的地。张口想说人来的太慢了却被他先夺去了话语权,伴随着九十度的鞠躬想也不用想一开口肯定就是抱歉了。摆了摆手就着今天还算不错的心情就没有再说些什么,余光瞥见他略显惊讶表情反常一般轻笑两声伸手拿起又一个小酒杯给人倒上清酒,示意他坐到对面。
 
    因为一路上是赶过来还没有喘过气所以他的脸上还带了些许过头了的红晕,见此不免觉得有些好笑,顺手拿起放在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本来是研究所所有人一起的聚会,结果到了最后只来了两个人,想想还真是觉得不太对。不过、就算是这样,也挺好的。全程下来基本都是他在自说自话讲述着这几天发生过的事情,就像是…单口相声一样,偶尔会抛一两个问题过来不过也都是无伤大雅的。见人脸上微微带着笑容,脸上的红晕不再是因为疲劳而是因为喝了酒后而产生的。

   
   “中堂さん…中堂さん?”
 
    啊啊、稍微…有点看入迷了。直到他已经凑近到两人脸庞距离只剩下几厘米后才反应过来,略微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轻轻把人往后推了一下,小声嘟囔了句他是喝醉酒了吗…转而瞥见他嘿嘿笑了两声反过来问“中堂さん怎么了吗……?”脸上带着笑容颇像只温顺犬类动物。因此抬手摸了摸鼻尖深吸口气试图缓解心跳太过去快的情况。正好也瞥见他身后黑夜中那轮明月,下意识开口:

 
   “没、没事…”
   “月が…綺麗ですね。”
 
 
 
#Two
*梦里什么都有你不知道吗?
*所以、好好睡一觉吧。
 
 
 
   -名字被人给喊到了。
 
    迷迷糊糊之间耳边传来细微的男声,不爽皱眉轻啧了一声睁开眼,恍惚间看见一条…黑白相间的、女仆装?
   -クソ…这、什么啊?

    平时带着眼镜的人此刻把眼镜脱去难免一瞬间没有认出来,但他那明净的眼眸还是让人记忆犹新。顺着面颊往下…所以说那身女仆装到底是怎么回事?深吸了口气,抬起手臂撑在了两人之间,阻止他进一步的举动。…他不是ばか,对吗?又或者说是因为和三澄、东海林她们真心话大冒险输了?啧…烦死了。虽然不得不承认还有点、好看…
 
  
 
   “中堂さん…中堂さん!”
   “吵死了—。”
   
    算不上的美梦顿时被打断,画面瞬间消失眼前只剩下一片黑暗,再次睁开眼看到的—只是一如既往穿着研究所外套的人,别无其他。
   -那果真…只是个梦而已。
   -所以,再睡一觉吧。
 
 
   “中堂さん??不要再次闭上眼睛啊—!”
 
 
 
#Three
*只有失去過後才會刻骨銘心
*ep10衍生。
 
 
 
    一切仿佛都在只是在昨天。畫面一次次、一遍遍,反復地在腦海裡湧現,那本應該還活力滿滿的人,最後一次見到、卻早已成為冰冷的軀體。從起先看到尸體的震驚、到解剖過後的悲傷、到想要找出兇手的憤怒、再到現在—明明事件在尋尋覓覓中已經快要接近尾聲,心底卻還是湧起無限的寂寞。

 
    或許不該就這樣墮落下去,生活還得繼續,第二天的太陽不會因為悲傷就躲藏起來。但是始終找不到,始終找不到能夠代替她填滿內心空缺的事物。空無一人的研究所,自顧自躺倒在解剖台、她最後一次出現的地方,似乎,到現在還存有著些許來自她的溫暖。閉上眼,她的笑容仍舊歷歷在目。
   —真是、可笑啊。

    明明就還沒有釋懷,明明就還放不下,明明就、…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陽。因為在害怕,害怕每一個變成的重要的人,都在不知不知覺中就離開了。—所以果然還是離我遠點,沒有必要的事情就不要闖進來了,只會…造成不必要的麻煩。
 
    但誰都沒有聽,誰都沒有放棄。紅色的金魚,年輕的女性,26個字母的順序,依舊是不屈不撓,找尋著線索。クソ…真是一群執迷不悟的傢伙。可心底不知為何卻湧上來些許溫暖…來自“家人”的溫暖。

 
 
    果然—都是白癡。即使表面上還是一如既往的冷漠甚至可以稱得上兇惡,但內心的冰冷早已被人給擊碎,闖進來所代替的則是他們身邊所散發出來的、溫暖的陽光。解毒劑的遞交,閉上眼的沉思,還有、千鈞一髮過後的輕歎。
 
  …兇手終於是承認了自己的罪行,就連幫兇的クソ記者也沒有落下一併抓獲了。這下、終於是圓滿了嗎?啊…

  
 
    ……
     
   “中堂さん—一起去吃烤肉吧!”
 
      這才是、真正的結局。

 
      -END-

  没了…。

评论
热度(37)

© 咸鱼囚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