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囚人

我们,
于清晨思念,
于白天欢笑,
越过夜晚,
想要见你。
————————————
鮟鱇/开坑不止,生命不息。
没有固定坑,到处跳。想到写哪个cp写哪个。(…)

【中六】夏天的苦恼

#论久部六郎与被叮咬问题(?)
 
*私设有。
*放飞自我的糖。
 
 
 
ooc?
 
 
 
    夏天,完完全全就是蚊虫泛滥的季节。久部六郎对此十分的苦恼,毕竟是夏天,谁都不会想要把自己裹得像粽子一样,毕竟那样会热出病来的吧!
 
    可是久部没有办法,作为一到夏天无论是出现在哪里只要是会存在蚊虫的地方的他,就会成为被伤害最严重的那个。裸露出来的手臂和脚踝,只要稍微不注意、就多出了一个两个的红点。所以他迫不得已在夏天也依旧穿着衬衫,偶尔在十分干净的环境才能稍微把袖子卷上去。

 
    中堂系把久部的一举一动都看在了眼里。他作为现今久部最亲密的人,虽然这不是什么大事但说到底也还是让自家恋人感到不太高兴,所以,即使久部六郎没有主动找他提出这件事情,中堂也不会袖手旁观了。
 
 
 
   “久部。”
   “啊、中堂さん!”
 
    鉴于还在UDI的缘故,两人的称呼仍是保持着平时最常用的状态。三澄さん和东海林さん现在都不在,只剩下他们两个在场,所以中堂系决定发话问问他。

   “现在是夏天了,还穿着长袖吗?”
   “这个…”
  
    久部六郎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只是硬生生挤出了两个单字就突然噤了声,他抬手想要去扶眼镜框却被中堂系抓住了手腕,对方力气明显大于自己这让久部根本没法挣脱。没来得及思考袖子就被人给一把推到了手肘处,露出看起来与平时没什么不同却又带了点红色印记的手臂。

   “中堂さん…呃、这个…只是夏天容易被蚊虫叮咬而已问题不是很大的,而且我也已经找美琴さん寻求过帮忙,也有相应做好措施了所以…”
  
  —什么?
    在听见久部六郎说自己已经寻求过另外一位女性法医帮助的时候中堂系微微皱起了眉头,手上的力度比先前握着的稍微更用力了点,使得久部明显倒吸了一口气。
 
    目睹了这样表现的中堂虽然心里还是不太高兴但最后还是出于无奈放开了久部的手臂,后者轻松的叹了口气,但也只是一瞬,毕竟他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虽然不是大问题但事实上不应该先做的事情。

   “…我很抱歉中堂さん,没有第一时间就告诉你这个问题…而且还…唔—!”
 
    对于这样的事情,与其让对方喋喋不休向自己道歉然后说不定哪天又会犯同样的错误,不如用行动——这种更加简单粗暴的选择,来让人更加刻骨铭心,对吗?

    深知这点的中堂系想也没想,没等久部六郎把话说完就先一步再次握住他手腕将人整个拉起,另手为了保持对方的平衡搭在了久部的腰间,然后凑近,将剩下的话语一一化为、最温柔的接触。
 
    
 
   “系、系さん…”
 
    重新坐回到办公椅上后久部六郎大口的喘起气来,红晕顺着脸颊蔓延到耳根,就算知道办公室里都没人但他还是紧张的不得了。

   “别什么事情都觉得我不会在意。”
   “对不起…!”
   “六郎。”
   “は、はい!”
 
    被直接喊了名字的久部六郎像只受惊的兔子一样猛然直起了腰身对上来自中堂系的注视,见他一副被吓到了的样子中堂没忍住还是笑了出来,很少见到对方笑的久部顿时疑惑起“今天是什么幸运日之类的吗?”下一秒头顶就传来温热触感,头发被人揉乱。
 
   “有什么烦恼尽管告诉我,别自己藏着掖着。”
   “はい!知道了中堂さん。”
 
 
   “不然的话,我会担心的。”

 
 
    最后传来的,是来自额头上的温热触感。
    温暖而又让人安心。

 
    —END—
 
 

但结果到最后久部也没有得到好的解决不被蚊虫过度叮咬的方法呢。(x

评论(3)
热度(80)

© 咸鱼囚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