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囚人

我们,
于清晨思念,
于白天欢笑,
越过夜晚,
想要见你。
————————————
鮟鱇/开坑不止,生命不息。
没有固定坑,到处跳。想到写哪个cp写哪个。(…)

【局路】行かないで

#不想再让步。
 
*是甜的。
*标题提供者 @双尘可以吃. ←我真喜欢她。
 
 
 
ooc?
 
 
 
        他们或许都需要给自己一点时间和空间。
 
 
        A路人是这样觉得的。冷饮店内,他将吸管咬在了嘴里,一个人霸占着四人座的大桌子,然后时不时将视线移到斜对面那桌情侣的身上,妃色瞳孔里倒映着他们相互品尝对方饮料的画面,嘁、真是肆无忌惮。
 
        玩腻了吸管他便将饮料杯子放下了,收拾收拾背包,起身离开了冷饮店。
 
 
        出了店往西走了两步他才想起来自己貌似是走错了。那个方向不是回自己家的,而是去往…局长家的。A路人低声笑了两下,感慨老人家的记忆力还真是不如从前好。于是他调转方向,朝东边的目的地前进。
 
        一路上还是忍不住会想起他。他的头发、他的眼睛、他的声音、他的衣着、他的…一切,整一个痒局长人的样子在他的脑海里反反复复的出现,神游状态使A路人没有注意到前面的路还撞到了人,怀着十二分的歉意向那位女士道了歉,即便脑子里还是乱七八糟。
 
 
        将背包丢到沙发上,鞋子毫无章法的摆在了玄关,习惯整洁的A路人此刻也没打算去管了,他只想去休息,只想躺到床上好好睡一觉,好好把这种、本不应该再出现在脑海里的感情给抹掉。
 
        首先提出那句话的人不是他,所以即便对方再怎么想要结束其实说实在话A路人也没有这个打算。但他还是答应了,答应了分手。为什么?因为他也知道,他们三天两头就会因为小事吵架,虽然也只是小事情基本到最后都是妥协了,但、过程太艰难了谁都不喜欢啊。所以比起再这样下去,不如就让生活清净一段时间吧,感受宁静。
 
        但等分开了才发现,其实已经离不开他了。A路人把自己的脸埋到了被子里,黑暗的情况下让他感到莫名安心,可一旦闭上眼就浮现出那个贱狗的样子他就又开始不安心起来。想回去吗?A路人在心里点了点头,但又摇了摇头。他想回去啊,他多想被痒局长抱在怀里,而不是这样子自欺欺人的抱着被子想念对方。但他不知道痒局长想不想啊,要是这种想法被对方给知道了的话,谁知道会产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算了吧这种理科生才知道的事情,我们还是不要去思考了。
 
 
        迷迷糊糊感觉睡着了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声。……谁啊吵吵嚷嚷的不让人睡觉。A路人内心这样吐槽着,烦躁的起身,没来得及戴上眼镜就耷拉着拖鞋,连门外都不知道是谁的情况下就将门一把拉开,然后下一秒、落入了一个温暖而又熟悉的怀抱。
 
        他瞬间就醒了。下意识的抬手将人给推开,略显震惊的看着对方。意料之中还是意料之外?或许这是A路人所期待的画面但…他果然还是在做梦吧…?于是停顿了两秒在对方还没有做出举动之前先一步走近然后伸手捏了捏对方的手臂。
 
      “靠!很疼的啊你干嘛!”
 
        见他的反应便知道肯定很疼,那么这就不是在…做梦了啊。随后A路人重新向后退了一步,轻叹口气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镇静。
 
        他以为痒局长会做什么,但对方什么都没有做。A路人抬起头,便能看见那双异色瞳里满是让他能够理解却又不解的神色。A路人或许猜到了痒局长在想什么但他又猜不到,他轻啧了一声抬手推了人一把。
 
      “有话就说,没话就滚蛋。”
 
        A路人假装自己毫不在乎。
 
      “嗳嗳、做人不能太绝情啊。”
      “那你有屁快放啊艹。”
 
        痒局长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又停住了。怎么说?他或许是因为厌烦了和A路人这样三天两头的吵架才提出的分开,但、分开后才发现,没了和他的日常拌嘴,生活黯淡了好多。打游戏没了人在身后的各种吐槽技术烂、生活上没了人唠叨自己的作息不好、自己的生活习惯不好,瞬间清净了不少的生活…还是挺让痒局长不习惯的。他想走近去抱住面前的人,但他又停下了。
 
 
      “…你总说什么,人不该那么任性的对吧。……”
 
        有如电视剧里的桥段一般,断断续续却又冗长的话语传入人耳里,再加上那略带点委屈的音色,A路人表示自己有点难过。他吸吸鼻子,明明是个大男人但是却想哭了。他和痒局长认识了那么久,也在一起过不短的时间,他们相互扶持,就算有打闹但很快也就都消了气重新玩闹起来。或许当时只是一时的冲动而说出的任性话,他听了痒局长的那番话,最后还是没忍住笑了出声。
 
        他从来没有发现痒局长还是有那么少女情怀的人,就连“可以不要再离开我了吗…”这种话他都讲出来了?可别吧,你是假的痒局长吗?看着对方满脸都是很奇妙的色彩A路人真的没忍住大笑了起来。他扶住墙蹲下了身子,抬手抹去了眼泪,即使哭成了泪人,但嘴角止不住的上扬完全掩饰不住了啊。
 
        痒局长见他哭了也再等不下去,他顺势蹲下了身子然后伸臂凑近抱住了A路人。
 
      “抱太紧了,松手…”
      “我不松。”
 
        即使肩头被人给用力捶了一下的痒局长也不打算松手,他现在只想紧紧、紧紧地抱住对方,然后、然后…
 
 
 
      “别再离开我…好不好啊。”
 
 
 
 
      “好、……好。”
 
        话音刚落,他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只为抱紧面前的人。
 
 
 
       —END—

评论(4)
热度(70)

© 咸鱼囚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