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囚人

我们,
于清晨思念,
于白天欢笑,
越过夜晚,
想要见你。
————————————
鮟鱇/开坑不止,生命不息。
没有固定坑,到处跳。想到写哪个cp写哪个。(…)

[轰出/三十题]今天的轰焦冻撞到门框了吗?

#暖甜三十题。1.身高差

*忙碌上班族×清闲古玩店店主。
*是块糖饼。
*是写给我天使滴。
 
 
 
ooc?
   
 
 
        古玩店总有古玩店的特色。比如特别复古高高挂起的木制招牌,被风一吹就叮叮当当响起来的风铃,还有那用一串串珠子编制而成的风帘,完完全全表现了老板对古典的别样喜欢。
 
   
        轰焦冻走过街道,一眼就被这家店的装横吸引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他正走在回家的路上,今天依旧有很多文件还要处理但轰还是停下了脚步。—ALL M。明明是一家偏古典风的店却有着这样的店名吗?他眨了眨眼,上前一步微微低下身子撩开风帘走进了这家店。
 
        店主好像不在里边,因为没有人出来迎接,四周安静得很,只有偶尔风吹过时风铃发出的叮当响。轰走过摆满着小玩意儿的柜子,不由得钦佩起店主的收藏之多。大概是皮鞋跟踏在木制地板上的声音在小空间里显得有些响亮,在轰没有看见的高柜台后传来了窸窣的摩擦声。
  
        “…是客人吗?”
 
        一颗像是海藻的深绿色脑袋从柜台后面冒了出来,轰略微点了点头明白了他便是店主。仔细看起来好像是并没有什么特色的人,而且在店里来客人的时候还在睡觉什么的…第一印象给人感觉就有点不好吧。但轰焦冻不这么认为,他在店里缓步走着看着,撇过眼神看见那位店主抬手打了个哈欠,眼角略微带着泪珠一脸慵懒的样子,他不知为何有些心动了。
   
        “抱歉…下午太闲就睡过去了,有什么想要的就看看吧。”
 
        符合店主清秀面相的少年音传入了轰的耳朵,他点了点头,一面看着柜子上的古玩一面却小心翼翼观察起店主来了。清醒之后不得不说他的眼睛很好看,与发色一样深绿色的瞳孔,在店里暖黄的光的照耀下也闪着星星点点的光。他站起来了,轰焦冻觉得它应该没有超过170。店主的身上穿着同样深绿色的外披,双手托着脑袋靠在柜台上望轰的方向看着,微微笑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可以冒昧问一下你的名字吗?我叫绿谷出久。”
        “……轰焦冻。”
 
        轰随手在柜子上取下来一只绵羊状的小挂坠,来到柜台前,适逢店主…不,绿谷问出了这样的话。他稍有停顿,还是回答了问题。
 
        “啊…轰くん竟然喜欢这个吗,我也很喜欢了。”
  
        那只绵羊挂坠被绿谷拿在手里看了两下,他微微眯起眼笑出了声,嘴里似乎念叨着“这是我一眼就看上的挂坠了呢。”但轰没有理会,面前人的笑容让他的心跳猛然漏了一拍,他甚至没有意识到绿谷对他的称呼在最开始就有些微妙。
   
        “给。”
        “…谢谢。”
 
        接过包装好的袋子,轰朝人再次点了点头。转身便准备离开店面。
 
    
        “那个,轰くん…!”
 
        轰焦冻停下脚步转过头去,与绿谷撞了个对眼,异色瞳眨了眨下一秒就错开了。后者也因突然的四目相对而有些错愕,抬手摸了摸鼻尖轻咳两声。
   
        “有兴趣的话…欢迎、下次再来。”
 
        ——咻。轰焦冻仿佛听到了弓箭射出的声音,然后正中了他的靶心。为什么有这种感觉呢…轰点了点头权当回答,转身抬手去掀门帘却忘记了绿谷比他矮了那么一些在门的高低设定上也有所不同,然后一脚往前踏——
   
        “好痛…”
        “没事吧轰くん…?!抱歉门的高度好像有点矮了,下次注意一点哇。”
   
        轰抬手揉了揉疼痛的额头,回过头朝绿谷笑了笑,然后略微倾身重新掀开帘子离开了古玩店。幸亏是背对着绿谷而且头发略微把耳根遮住了,或许就会被人看见他不仅仅是脸红反而还红到耳根了的情况了呢。
  
   
  
        —一见钟情真是太糟糕了。
 
        轰焦冻这样想着。

  
        —END—

评论
热度(47)

© 咸鱼囚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