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囚人

我们,
于清晨思念,
于白天欢笑,
越过夜晚,
想要见你。
————————————
鮟鱇/开坑不止,生命不息。
没有固定坑,到处跳。想到写哪个cp写哪个。(…)

[轰爆]莫名的喜好

#甜暖三十题:2.纸条与涂鸦
   
*学生AU,无个性世界观。
*没头没尾的小甜饼。
 
  
  
ooc?
 
 
 
        轰焦冻喜欢上课给爆豪胜己丢纸条。
 
   
        但每一次爆豪看了一眼就塞到抽屉里没有回复了,这让轰觉得很悲伤。他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所以总能看见不是上鸣就是切岛濑吕他们派阀几个人在互换纸条,偶尔也会丢给爆豪。但不同于轰的是,就算爆豪再怎么不情愿,他偶尔也会在纸条上写点什么然后丢回去。明明都是同学…怎么就差别对待了呢。
    
  
        总是脑回路清奇的轰没有选择去问派阀人士反而跑去问了女孩子们。
        “为什么把纸条递给对方总是没有回应呢?”
  
        “大概是因为轰くん你的纸条太普通了没有特色?”
        “一般是有点涂鸦什么的纸条才会比较引人注目了呢。”
        “轰ちゃん可以试一试哦,kero。”

        于是轰焦冻就半信半疑的接受了女孩子们的建议——在纸条上添上涂鸦。

 
 
        这是一个阴雨天,稍微有点冷。单薄夏装衬衣穿在身上,风吹来还凉嗖嗖的。

        这节课的轰依旧走神了,但作为年级第二他也不在乎点有没有听课,他只是专注着看旁边男孩子——爆豪胜己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喜欢在课上看他了,轰撑着脑袋假装听课实际上眼睛一直往对方那个方向在瞟。虽然爆豪这个人就如同他的名字一样平时一开口就很凶,完全生人勿近,熟人也别靠近的气场,但安静下来…真的很好看、还有轰焦冻讲不出来的帅气。

        于是轰焦冻的手又闲不下来了。执起笔撕了纸条,在上面写了点什么,然后折起来准备丢给爆豪。然后他突然想到了女孩子们给的建议…匆匆忙忙打开纸条又用红色记号笔添了些什么,然后折好丢到了爆豪桌上。

        “啧。”

        轰清清楚楚听到了爆豪咂嘴的声音,他盯着黑板看了两眼然后又把视线转回到了爆豪脸上,不经意间似乎看见他微红的脸颊。—是错觉吗?他眨了眨眼,将视线转回到了黑板上,然后脑袋被什么东西砸到了。

        轰低下头,是他刚才写的纸条。他欣喜若狂,仅仅用了一秒钟,低下身子将纸条捡了起来然后拆开——……明明是阴雨天,还有点冷,为什么他现在觉得好热呢?轰抬手摸了摸鼻尖,撇过眼神去看爆豪,他发现对方也在看着自己,脸上有着明显的红晕,在轰焦冻与他对上视线的时候抬手竖了个中指给他。但轰并没有不高兴,他反而、高兴得要死,尽管在脸上表现不出来。

        他再次把视线放到纸条上,就像那颗画在纸条上已经被揉成歪歪扭扭的爱心,他的心脏也一样扑通扑通地跳的不停。

  
  
                「我喜欢你♥」
                「我也是行了吧。」

 
        —END—

评论(4)
热度(114)

© 咸鱼囚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