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囚人

我们,
于清晨思念,
于白天欢笑,
越过夜晚,
想要见你。
————————————
鮟鱇/开坑不止,生命不息。
没有固定坑,到处跳。想到写哪个cp写哪个。(…)

[轰爆]都是荞麦面惹的祸(2)

#轰检察官的漫漫追爆豪律师之路。
 
*逆裁AU,检察官×律师。
*无个性世界观。
*私设有。
*前文请走这。
 
 
 
ooc?
 
 
 
        —哈?
 
        听力一向不错的爆豪胜己走到法庭上,在四周非常安静的环境下就听到对面发色半红半白的检察官冷不丁的来了这样一句差点没把他气死。或许对方是有他在面馆出现过的记忆吧,但爆豪并没有,他才不管面前这个检察官有多么厉害有多出名,他只知道——打败他、就对了。
 
        “喂你这家伙给我记住啊…”
 
        轰焦冻看着名为爆豪胜己的人将双手从裤袋里拿出来,然后嘴角咧开来,在他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猛地用拳头砸了下桌子。
 
        “我会完美胜诉的,你、可别到时候输了不服气!”
 
        这样的宣战得来的第一回报不是轰焦冻的反击而是来自裁判长对爆豪的警告:法庭上不准乱拍桌。待爆豪胜己撇撇嘴重新将手塞回裤袋里,裁判长才敢做接下来的开庭宣判。他老人家才不会说其实刚才要警告的时候也还是思考了很久的呢。
  
  
  
        “呜哇啊!爆豪…!”
 
        被告人被带上来之后第一句话就是喊了律师的名字,可见他们的关系应该还算不错…大概吧。
 
        被告人姓名为上鸣电气,职业是酒吧老板,与女朋友耳郎响香一同开的店。这人平时就比较吊儿郎当,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奇葩点子冒出来,导致耳郎总是感觉酒柜里的酒好像莫名其妙就在减少,因为上鸣很经常在她不知道的时候乱调酒。生活还算规整,声称有女朋友一个人就够了,但还是有个坏毛病、就是看到美丽姑娘来到店里还是忍不住上去搭讪,虽然总是被耳郎拖回去就是了。
 
        这次的案件就发生在他们的酒吧里。被害人名为山田,在酒吧的厕所隔间遇难,尸检显示出他当时摄取了大量酒精。凌晨一点,店里的客人已经剩得不多了。上鸣电气当时在吧台后,趴在桌上显然已经睡着了,不远处传来尖叫声似乎也没有把他吵醒。直到刑警和助理站在了吧台前,他被摇醒,才知道店里、发生凶杀案了。没头没脑之下,上鸣就被带走了,同理被带走的还有剩下几位还留在店内的顾客。
 
        “爆豪!我是无辜的…!!”
        “我要是信你有罪就不来辩护了!闭嘴白痴脸!”
 
        不需要别人,爆豪一席话便让上鸣乖乖闭上嘴坐回了椅子上。然后爆豪便将视线转回到了对面的轰焦冻身上。比起在报纸或者荧屏上看,本人似乎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冷酷无情,反而、还有点儿傻。异色的瞳孔眨了眨,对上视线的时候爆豪便明显看到了某种——天然傻气。大概是因为此刻的轰脑袋里想着的还是荞麦面吧。
 
        —这真的就是所谓的…知名检察官轰焦冻?
 
 
 
        “ 从那个白痴脸的发言来看,他没有离开过吧台半步,完完全全就是在睡觉。我也是不知道为什么一个老板可以在上班时间睡成猪样,连自己店里出人命了都不知道。”
         “可是监控录像里明明白白显示了他离开过原位在走廊出现过而且走进了洗手间,所以这不排除被告人在撒谎的可能性。”
  
        爆豪话音刚落轰就开口接下了话匣子,不带着任何感情的发言以及冷静的表情与刚开庭完完全全是两个人,这个时候爆豪才觉得轰焦冻打算认认真真和他打场官司了,要是就赢给了开庭时那个傻○,爆豪胜己绝对、不会同意。
 
        “监控录像也有可能被人给修改过啊,别靠着那模糊不清的影像就觉得白痴脸就是凶手。我记得当时那个录像是你们派的刑警和那个酒吧店员去的吧…!”
        “依子。”
 
       
       
        “传唤证人。”
 
        随着裁判长的令下,一位身材娇小的姑娘畏畏缩缩的走上了证人台。依子,酒吧的员工,也是代理店长,平时酒吧开关门都是由她来负责的,所以拥有酒吧的钥匙也不足为奇。
 
        “…那天是我和刑警先生一起去的,他们能够证明我拿过来的录像是真实的。”
 
        依子小心翼翼开口,始终不敢抬头看向爆豪,大概是因为他的表情太过吓人的原因吧。
 
        “那天和你一起去的刑警是谁?”
        “啊…!是一位个子…偏矮的刑警,名字我不了解、呜。”
        “那天去的人,是峰田。”
       
         峰田实,警局头号不靠谱刑警,鬼知道他是怎么当上这个职位的,是业界黄色废料达人。爆豪上下打量了这个姑娘,棕红色低双马尾,短裙过膝袜的搭配…啊啊、爆豪发现了盲点呢。
 
        “阴阳脸我没问你!喂,白痴脸!平时监控这部分都是谁在管理的?”
        “啊!是依子。”
        “是、是我!”
  
        对面检察官莫名其妙来了一句让爆豪有些不爽,出口便为人取了一个更为顺口的外号,让在座所有旁听者以及裁判长都大吃一惊,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依子是操控监控的人。
 
        “我现在严重怀疑你…”
        “诶?!可是那天我是和刑警先生一起去的啊…”
        “呵,峰田实那个家伙你当我不了解?一脑子就只有女人的家伙,我看他当时根本就没有注意你在做些什么!”
 
        爆豪抬手往桌上一捶,眼神没有看着依子而是看向了对面的检察官轰焦冻。很反常的是,明明一向到了这种情况轰应该都会选择开口反驳,但这一次、轰没有。他只是静静的,等着爆豪接下去的一切动作。但这也正是顺顺了爆豪的意,没有人阻碍他,这不是更好?
  
       
        “作为平时操控监控的你自然有能力可以替换监控录像,而且还是在那种家伙的陪同下自然更加容易。在凶杀现场倒是得出了压力两个结论——凶手没有留下任何的指纹,虽然你现在没有带着,但我记得在录像中出现过你,那个时候你带着黑色的手套吧,依子。就算你只是个比较瘦弱的女人,在当时被害者神志不清的情况下也很容易将人制服了。我猜想…当时他可能要对你实施些什么吧,啊?”
 
        姑娘明显的紧张了起来,点着指尖额角落下冷汗,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你那段时间去过卫生间吗?依子小姐。”
        “…呜,我、我没…!”
        “哈!可别开玩笑了。走廊那段录像我清清楚楚看见了一位和你穿着一模一样的人走近过厕所的啊!”
        “…怎么会!”
  
        依子邹起了眉头,手指死死攥着裙角脸上写满了“凶手不是我”的字样。她没有想到,明明应该帮助她的检察官先生…竟然开口询问了她的行踪?甚至还怀疑她是凶手…?!为什么会这样!这样的结果使得依子下一秒便晕倒在了证人台上,原因是过度的刺激。
 
        至于后面在依子的手提包里找出了原本的监控录像那就是回后话了。
 
 
 
        首战告捷,但爆豪胜己完全高兴不起来,旁边那个因无罪释放而呱啦呱啦讲着话的上鸣更是让他想要打人。
 
        “爆豪你开心一点啊!你看我、这成被告人了虽然是把我吓了一跳但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可闭嘴吧。”
        “…哦对了,说起来,这可是轰焦冻检察官、第一次的败诉…”
        “爆豪…?”
 
 
        说曹操,曹操到。在上话还没说完的时候他俩在法院拐角处遇见轰焦冻,上鸣赶忙闭上了嘴。虽是在法庭之外见到了轰,爆豪也没什么想和他说的,他觉得、自己和轰焦冻算是两个世界的人,没有必要和他多说些什么。爆豪抬眼瞪了轰一下,随即迈开步子朝大门走去。
 
        但轰似乎和爆豪有着不同的想法。在爆豪和上鸣还没有走远的时候,他赶了上去。
 
 
        “爆豪…”
        “干什么啊阴阳脸?”
        “有在面馆工作的话,我可以一起去吗?我想吃你做的荞麦面。”
 
        “……啊?”

 
        —TBC—
 
 
 
…我其实只是一个恋爱脑选手,初次尝试写这种paro,bug多多也请不要揍我🙏若是喜欢的话…那真是、感激不尽!!

评论(2)
热度(67)

© 咸鱼囚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