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囚人

我们,
于清晨思念,
于白天欢笑,
越过夜晚,
想要见你。
————————————
鮟鱇/开坑不止,生命不息。
没有固定坑,到处跳。想到写哪个cp写哪个。(…)

[轰爆]我本以为在旱冰场就不会有人秀恩爱

#后来发现我错了、大错特错。
 
*旱冰高叟设定。
*七夕小甜饼。
*依旧脑洞清奇。
 
 
 
ooc?
 
 
 
        我,普通的高中女生,在七夕这一天为了不被无论是街上的情侣还是网络上的秀恩爱给亮瞎眼,所以决定了到平时人就不多、还更何况是这种节日的旱冰场,带上好友去玩耍了。
     
 
 
        正如我所预想的一样,旱冰场只有寥寥几人,还都是清一色男性,这倒是显得我们俩姑娘出众了那么一点,但今天的主角不是我们,暂且就跳过不说吧。
  
        我俩算不上溜得很厉害的人,也只会顺着圈玩玩。他们中有十分厉害的,也有初学者…眼看着面前那位黄毛带点黑色挑染的帅小伙再一次摔倒我都有点儿心疼了。
  
        啊、说到厉害的,就有两位非常的出众,不仅仅是技术、就连颜值…也是说不出来的那种、超级出众啊!
  
  
        一位是不知发色是天生还是特意染成那样的半红半白,就连瞳色也是一样的灰蓝搭配,即使脸上有着一大块的伤疤也还是挡不住他从内散发出来的男性荷尔蒙。他基本上都是正滑,但却可以在场地内的障碍柱子左右来回的自如穿梭,丝毫不担心会撞到人。停下来后靠着墙休息,我注意到黄毛小哥去找他说话他好像也没有回复几句。这种偏高冷系的男子怎么这么吸引人啊!
  
        另一位就和他大相径庭了。金发配上血红色的瞳孔,上挑眼,每每我看见他在滑冰的时候他的脸上总是带着狂气的笑容,每当面前有人挡路了他就会来一句“碍事!滚远点!”脾气看着就知道很不好了。他比起正滑更偏向于喜欢倒滑,而且移速还hin快,我靠着边边咸鱼般缓慢移动着,忽而间发丝被吹动,转头才看见那位金发青年已经到了场地的另外一边,真的、完全没有看清。
  
        就在我停下来准备休息会儿的时候场内其他男性开始起哄了,说是要让那两位来一次比赛,反正人也不多通融一下也就把场子让开来了。我和朋友抱着水,已经在暗暗的押注谁会赢了。至于奖励?谁输了的话谁就去送水!喂不对啊这明明就是惩罚了吧?!
 
        作为喜欢安静温柔池面的我来说,当然是押了红白相间发色的男子了,虽然看他再怎么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这一会儿也正经了起来,表情严肃。随着另外一位红发青年的一声令下,他俩便冲了出去,果然不分上下。毕竟是习惯正滑的人,异发色的男子在拐弯的时候多了一点技巧比金发男子快乐些许,眼看就要到终点了…只不过——!“噗通。”“呀!”随着一声重击和我朋友的尖叫声,异发色男子摔倒在地,虽然还好没有伤到脸…但光是听声音就知道、绝对很痛了啊!!
  
  
        当然,理所应当的,我押输了。本打算出去买两瓶水回来的,却被那位黄发青年直接塞了两瓶然后指着坐在地上休息的两人说让我们送去。我的朋友继而便拍了拍我的肩膀,让我自求多福。
  
        虽然有机会可以近距离接触池面但是、其中一个人凶巴巴的还是很不好了好吗!!呜呜呜。
  
        怀着可能会被凶的必死心情,我抱着水依旧慢悠悠的滑了过去…喔等等再慢一点儿。
  
        “混蛋阴阳脸你放个屁的水啊!”
        “我没有…是真的失误了。”
        “我听你放!”
  
        看似吵架实则却像是…打情、咳咳我什么都没说。晃悠着过去见金发青年将毛巾甩到了红白异发色青年的脸上,然后火眼金睛的我便捕捉到了他左手中指上的…环状物!那、那是一枚戒指啊!当我还震惊的时候已经不知何时滑到了他俩面前,我支支吾吾想说些什么却没有开口,只是蹲下身子把水放到了地上,然后红低着头匆忙滑开了。低下了头我才发现,今天穿的衣服是红白冰蓝色拼接的,和那位异色瞳男子的配色别说还有那么一点儿相似了,天哪。
   
  
 
        回到了朋友身边,我的视线还是在他们俩的伸手。池面真好啊,我这样感慨着,要是有这样的男朋友的话…啊、再等等。只见异瞳男子用左手拿起了矿泉水瓶,然后在灯光的照射下,我看见了他的中指在一闪一闪的发着光。…戒指?我发出了不解的声音,然后瞬间想到了刚才的金发男子手上也有类似的东西!
  
        …天哪、天哪,天啊!!
  
        虽然并不是很认识但也算是接触过,我便小心翼翼去问了那位黄毛青年,他很自然的告诉了我:“对啊他们在交往呢。”然后顺手指了指前面,我顺着望了过去,然后看到了让我又喜又悲的一幕。
  
        金发男子和异发色男子两人正牵着手,一前一后地在场地里绕着圈、滑着旱冰。
  
  
  
        我,普通的高中女生,发誓,在七夕这一天不会上街不会开网更不会选择去旱冰场了!去旱冰场简直就是、最糟糕的选择!
  
        就算我再腐我也不会去了!
  
  
  
        —END—
 
 
 
        手牵手在旱冰场滑冰虽然是蛮常见的画面,但…对八起男孩子们牵手我真的是第一次见,请问大佬们都是这么玩的吗?x在旱冰场看见两位小哥哥一牵手在滑我的灵感就来了,yeah。希望读者们可以喜欢鸭。

评论(5)
热度(117)

© 咸鱼囚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