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囚人

我们,
于清晨思念,
于白天欢笑,
越过夜晚,
想要见你。
————————————
鮟鱇/开坑不止,生命不息。
没有固定坑,到处跳。想到写哪个cp写哪个。(…)

[轰爆]都是荞麦面惹的祸(5)

#轰检察官的漫漫追爆豪律师之路。
   
*逆裁AU,检察官×律师。
*无个性世界观。
*私设有。
*前文请走这。
 
 
 
ooc?
 
  
 
        爆豪的话是什么意思呢?轰焦冻没有搞明白,除了工作上的事情,为人处世这方面,或许他了解的可以说是少之又少了吧。他被迫靠在洗手间的墙壁上,抬手揉了揉两次撞到的后脑勺,垂下了眼眸。就算轰再怎么不机灵,他也觉得自己大概是被爆豪给讨厌了。
 
        轰在爆豪离开一分钟后才缓慢走回了他们所在的地方,显然,和之前一样,那个金色头发总是很猖狂的人仍旧一个劲儿的喝着酒,但他虽然脸色微红但却还是一副没有醉倒的样子。
   
        “喂我说——咱们来玩国王游戏吧!”
        “嗳这提议好!”
  
        和爆豪在同一事务所工作的芦户三奈,同样也是上鸣酒吧的常客之一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其他人都因为点点酒意敞开了心扉玩起游戏来,只有轰虽是没有反对但却次次都没有选到他,还有就是同样没有选到但反对参加的爆豪,即便如此两人还是坐在了原地并没有动作。
  
 
        “我是国王呢…那么请问3号最喜欢的是?无论是人还是别的都可以哦——”
  
        充满着暗示性的话语从已经有点喝醉酒了的丽日御茶子小姐口中说出,听到问题后的轰展示了自己的手牌并开了口。但一向耿直的轰也听不出什么题外话,所以他并没有怎么经过大脑思考便蹦出三个字。
   
        “荞麦面。”
        “——诶?”
        “好逊,太普通了吧。”
   
        吐槽役耳郎在几个人一同发出感叹之后也跟着叹了口气,本来还以为能够套到什么好爆料的,结果只是这种东西…嗨、真是残念。在其他人都因轰给出的答案太过于不近人意的时候,只有爆豪胜己的脸色沉沉的,看不到什么表情。
   
 
        整理牌堆再次发牌,这一局的国王,是上鸣电气。
     
        “那么就请2号去亲6号吧!”
    
        会是谁呢?首先亮牌的是拿到6号牌的轰,接下来的大家都亮出牌来,只不过、并没有2号,除了——
   
        “啊?你在开什么玩笑。”
  
        不是疑问句而是陈述句,低气压的爆豪翘着脚盯着上鸣,并没有翻开的牌摆在桌上,但那也确确实实表明了里面的号码——2。但恕爆豪胜己直言,让他去亲轰焦冻?下辈子也不可能会发生的。
  
        于是爆豪什么也没有继续说下去,他酒喝得有点多,头有点疼了,即便后面切岛绿谷等人再怎么劝阻他,他还是义无反顾的从大门走了出去,谁都没有去劝阻,谁都不敢去劝阻,作为爆豪同事的切岛想去把他叫回来,但却被轰给抢先了一步。轰焦冻迈着步子,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或许他有理由,就算个理由无厘过头了。
  
  
 
        爆豪并没有走太远,他只是站在街灯下,抽起了烟。很显然,他先前并没有抽过,此刻的他正低头咳嗽,眼角略有点生理泪滴。
   
    “你跟出来做什么,半边混蛋。”
    
        轰没有回答,他在想答案,他在想应该怎么回答爆豪。深夜的气温并没有白天那么高,这两天算是在降温,风吹过来有点凉嗖嗖的。他望着爆豪因为不习惯抽烟而掩嘴抑制自己不咳嗽的样子,突然有了想要吻他的想法。
   
        当然他也这么做了,走上前去按着还处于烦躁状态的人都后脑,唇瓣算不上温柔的撞了上去,牙齿磕碰在一起,一个毫无技术含量的吻,简直就像是打架。仅仅只是唇与唇之间的厮磨,毕竟轰也不知道该怎么去亲吻,他只知道把嘴唇对上就是了。但这倒好,把爆豪搞得不高兴了,他抬手用力推开轰焦冻,猩红瞳孔里满是不爽的色彩。
    
        “你有病吗。”
        “…因为刚才爆豪没有亲我。”
   
        哈?这算什么狗屁理由?爆豪胜己的嘴角微微抽搐,这个阴阳脸混蛋居然会对刚才什么狗屁国王游戏耿耿于怀?天哪,他来搞笑的吧。爆豪嗤笑,眉宇间似乎带了点愤怒。
  
        —行啊,既然这个混蛋阴阳脸觉得老子欠他了的话,还给他不就是了!
   
        爆豪拎起轰的领子,二话没说便凑上去吻住他的唇瓣,动作粗暴了些,轰过了一小会儿感觉得到从下唇传来了痛感以及淡淡的铁锈味,但他没有排斥。还没反应过来的他恍惚间听到爆豪说了句“够了吗!”他眨了眨眼,伸舌舔了舔唇似乎还在回味。
    
        —靠、这人什么毛病。爆豪从愤怒中回过神来才发觉自己刚才做了多么愚蠢的事情,刚想要转身跑走手腕却被人拉住,失去平衡向后倒去,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但接踵而来的又是一个吻。他只听见轰说了句话:
  
  
 
        “不够。”
 
  
  
       —TBC—
 
        回钻了,也复健了…。

评论(2)
热度(41)

© 咸鱼囚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