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囚人

我们,
于清晨思念,
于白天欢笑,
越过夜晚,
想要见你。
————————————
鮟鱇/开坑不止,生命不息。
没有固定坑,到处跳。想到写哪个cp写哪个。(…)

【中六中】少年时

#是你的温柔改变了一切。
 
*逆年龄差。
*捏造多。
 
 
 
ooc?
 
 
 
Zero.关于他们
 
    作为社会三好青年,久部六郎在能够自己解决好所有起居以及住宿方面问题后,就毅然决然的,选择了自己一个人住。每天的事情都很简单,出门学习、兼职、然后回家。或许觉得就能这样清清闲闲的过完整个大学生活,却在一个并不算晴朗的下午,他的生活里,闯入了一位不速之客。

    久部六郎对中堂系的第一印象只是个安静过头了的孩子罢了,别无其他。只是慢慢相处下来,他发现这个孩子其实还有很多他不知道的方面。
   
    中堂系来的时候夏天已经过去了,你问原因?记得是因为父母出差,不放心让他自己一个人呢。虽然他的父母曾想过将中堂带到爷爷奶奶那里去,不过听说当时好像遭到了、强烈反对。没有办法,中年夫妇只好将中堂系交给了他们对门是邻居——仅仅只是二十出头的大学生,久部六郎先生。
 
    虽然并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将这样一个孩子交代给自己,但果然是因为…平时碰到时候主动的问好,偶尔简单的帮助,以及相对来说因为是正对门邻居的关系所以更加方便—唔,久部六郎,别想太多了,不就是照顾孩子吗,你做得到的!
 
 
    怀揣着这样的心情,久部六郎与中堂系的日子开始了。

 
 
One.出门前的亲吻
 
    和自己平时一样,久部六郎在六点钟定的闹钟依旧不厌其烦的响了起来。他皱了皱眉头,抬手将响得不停的家伙给按下去,仅仅只是半睁着眼将房间扫视了一圈,和平时没什么不…同。

  “唔,中堂くん…?”

    没有想到一大早起来会是这样情况的久部六郎瞬间清醒过来,指了指闹钟上六点还没过一个字的位置,稍微有点惊讶过头。中堂系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确实这么早就起来了。
 
  —骗人的吧…而且还一身校服都穿戴好了,他到底是、几点就起来了?!
 
    用比平时快上一倍的时间穿戴洗漱好的久部六郎在走到玄关处蹲下准备穿鞋的时候才想到有什么事情不太对劲,抬头望了眼墙上的挂钟:6:23a.m.果然、是太奇怪了啊!现在还是很早啊…!
 
   “那个,中堂くん…我待会儿可以送你去的不用那么早也没关系…”
 
    久部抬手摸了摸脸侧,脸上满带着的是无奈的笑容。中堂眨了眨眼,面部表情没什么太大变化,只是摇了摇头,表示没有问题。但这就让久部六郎稍微有点难堪了,毕竟是说好的要努力做到照顾好中堂系,却在第一步就被人给拒绝了什么的,果然很丢脸的吧!

   “不不没关系的,送的话还能早点到…”
   “习惯了。”
 
  —诶…?原来是习惯了啊…
    久部迟钝了两秒,后知后觉才庆幸中堂并不是因为对自己比较生疏而不情愿被接送,而是因为从以前开始就是自己一个人上学所以已经成了习惯。他轻松的叹了口气,目视着中堂系穿好鞋子打开门。
 
   “等…等一下,中堂くん…”
 
    被喊到名字的中堂系会意的转过身子,虽是仰着头看着久部,却让后者明显有压迫感。久部咽了咽口水,蹲下身子,抬手为他理了理额前略微凌乱的发丝,露出那双深邃的眼眸。在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完之后的久部刚准备起身,却被人按住了肩膀。在疑惑语句还没发出来的时候久部六郎却因为中堂下一步的动作而愣在了原地。
 
   一个吻、一个仅仅只在额头上停留了两秒的吻。但这却让久部足足愣了一分钟。他没怎么听清楚中堂的解释,仅仅只听见了什么…因为妈妈每次出门都会这样对自己做所以才想到效仿的…?什、什么啊…
 
    久部六郎跌坐在地上,稍有失神看着中堂从门后消失,他的心脏不知为何因此跳动得很快。明明…明明只是一个普通的告别吻而已,而且他也还只是个孩子不明白很正常…久部六郎、你在动心什么啊!他不是女孩子啊!…愣在原地的久部虽是没有说出任何话,此刻心里的活动却已经像是火山爆发一样了呢。他摇了摇头缓缓起身,抬手摸了摸鼻尖试图将这种奇怪的心情给抛之脑后,却无奈唇瓣柔软的感觉在他的脑内完全挥之不去。直到将房门关上了才想起来没有做的事情。

 
   “路…路上要小心啊,中堂くん…”
 
 

Two.雷雨天
 
    本来是有计划的双休日,却因为突如其来的暴雨而把一切事情都搞砸了。
 
    久部六郎稍微有点不开心,毕竟,和中堂系相处已经有一周了,好不容易能有机会带他出去走走增进点感情,现在却只能被关在家里,寸步难行的滋味真是一点也不好受。虽然家里不是没有可以作为娱乐的东西,比如说游戏机啊…不过,中堂会喜欢吗?鬼使神差地,久部走到了书房,悄悄开口。

   “中堂くん,现在…有空吗?”
 
    小心翼翼的开口,中堂系放下手中的书本偏转过身子与久部对上视线。明明自己才是邀请者,久部六郎你怎么就紧张起来了呢!!暗暗地咽了口口水的久部指了指客厅的电视,试图让中堂会意。后者倒也没有拒绝,点了点头便和他一同来到了客厅,席地而坐。
 
 
    不得不说、中堂系真的是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孩子了…嗯…在久部六郎看来,除了社交方面,真的是很优秀的孩子了。

    就比如说一下午带给久部超乎奇迹般的游戏体验。

    无论是竞速也好、格斗也好,甚至是解谜…他都完全不在话下!啊当然…Galgame这方面虽然没有涉及到…不过或许也会发生什么奇妙的化学反应呢?在中堂くん身上。

    久部六郎合起日记本,将它连同水性笔一起收回到抽屉里。此刻没有想要触碰手机的心情,深栗发色的青年听着窗外雨滴敲打着玻璃的声音,望着被褥发呆。不合时宜的、“轰隆”一声,是打雷了。
  
  —中堂くん的话,应该不怕打雷…
 
    脑内思考还没有结束,就听见了敲门的声音。“啊—”单音节从久部的嘴里发出,知道门外是谁的他什么也没管赤着脚就冲到了门前,旋开把手,将房门打开后便看见低着头同样也是赤着脚站在门口的中堂系。

    完全是,出乎意料。衣角被人拉住的时候久部六郎瞪大了双眼,抬手扶了扶眼镜。有点…难以想象不是吗?虽然心里五味俱全,但果然、对方还只是个孩子,这一点也能理解了呢。

    于是久部六郎无奈叹了口气,一边心底感慨果然这孩子还是有不完美的地方一边牵起他那只拉着自己衣角的手,回到了床上。
 
   “会害怕是吗…?”
 
    中堂系摇摇头,却又点了点头。他尽量和久部保持着一定距离,只是在每次雷声响起时都忍不住想要靠过去。久部六郎将这一点尽收进眼底,他没忍住笑了出来。

   “笑什么…?!”
 
    下一秒就被凑过来的人轻轻环住的中堂系愣了神,他张了张口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能任由着久部将他抱在怀里。但不知为何,他的心好像平静了许多,在雷声来临的时候即使还是会忍不住颤抖但、从右边传来的心跳声,还有被人给抱住的感觉,在这个不宁静的夜晚,带给了他无限的温暖。
 
 
   “那么晚安,中堂くん。”
 
 
 
Three.打抱不平
 
    最近的中堂くん稍微有点奇怪。
 
    不同于往常,回来后没有任何的报告就悄无声息进到房间里,而且平时回来后很少先换下衬衫的他,最近总是回来后就匆匆忙忙的把衣服给换掉了…是为什么呢?
 
 
   “中堂くん、我可以进来吗…?”
 
    怀揣着或许问太多会被人给讨厌却又出于担心实在是不能不问问的心情,久部六郎轻叹了一声还是敲了敲中堂房间的门。稍过一会儿门便被打开,男孩略微低着头,刘海过长挡住了以至于看不到他的眼睛。
 
    得到人的允许后久部侧身进入房间,在中堂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伸手拉住了他的手臂,然后另手将人的衣袖整条、推到手肘处。
 
…久部六郎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被发现后的中堂系也没法做出什么抵抗,只能照做对方提出的让他把上衣脱掉的要求——然后露出了又不少淤青的身躯。中堂系知道,要是自己的这幅模样被久部看见了,他肯定会担心的。所以中堂不说,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他大概只是不想久部担心太多吧。

    但是藏得了一时,藏不了一世。中堂系低着头不用看久部六郎现在的表情都知道他现在肯定是紧紧皱着眉头。事实当然也是如此,但情况要比中堂想得更加严重。他没有想到——久部六郎会直接将他抱住,紧紧的、拥在怀里。
 
 
  “中堂くん……!”
 
    略微带了点哭腔的声音从耳边传来,中堂系张了张口却发不出声音。久部六郎算是第一个,除了他母亲之外,紧紧把他抱在怀里的人。即使是他的父亲,更多的也都是严厉,而不是温柔。
 
    不过说实在话,中堂系也不是故意要去打架的。他只是看不惯别人被欺负,更何况还是自己的同学。久部在听了他的解释之后,抬手抹了抹眼泪,低声笑自己这么大了还哭哭啼啼真不是男人随即又将中堂系再次抱入了怀里。

  “久……”
  “中堂くん…拜托了,有什么事情一定要跟我说,我不想你受伤啊。”
   
    这种被人给紧紧拥在怀里的温暖,是多么让人安心啊。中堂系慢慢放下了平时的警戒,皱着的眉头略微舒展开来,然后他也抬手,环住了对方的背。

 
  “对不起。”
 
 
 
Four.再一次
 
    两个月说长也长,说短那也真的是很短。这天傍晚下完课回到家,久部六郎便发现对家的门再次开起来了,而进了屋子之后看不到中堂系,他整个屋子都走了一圈,确实找不到人。

  “久部くん…?”
 
    中年妇女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久部六郎急急忙忙赶到门口,便看见中堂系的母亲河他一起站在那里。女性脸上带着和善的微笑,大概是想要对这段日子里久部对自家儿子的那番照顾吧。

  “这两个月里我们家系真是受你照顾了…”
  “没有、没有的事!中堂くん…本身就很独立了!”
 
  —要结束了吧,和中堂くん生活的日子。
 
  “系都跟我说了,你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这…这样吗,怪不好意思呢啊哈哈…”
 
  —我、我还不想结束…请不要…
 
  “那个,虽然很冒昧但我还有一个请求…”
  “您请说?”
 
  —会是什么呢…?
 
  “我和我丈夫还需要出趟远门,这次、可能需要的时间更长…所以久部くん你可否再次代劳…呢?”
 
  —诶?
  “诶、诶?!”
 
    在做梦吗,久部くん?没有哦,这不是梦。久部六郎瞪大了眼睛表示不明白,而女性微笑着点了点头表示事实就是如同话语表达出来的一样简单。随即他转头望向中堂系,依旧是没有话语,但仅仅只是点头的回应,久部六郎也已经很高兴了。

 
  “那么、接下来的日子,也请多多关照了!中、中堂くん!”
  “请多…关照。”
 
 
 
    —END—

评论(5)
热度(54)

© 咸鱼囚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