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囚人

我们,
于清晨思念,
于白天欢笑,
越过夜晚,
想要见你。
————————————
鮟鱇/开坑不止,生命不息。
没有固定坑,到处跳。想到写哪个cp写哪个。(…)

[轰爆]都是荞麦面惹的祸(3)

#轰检察官的漫漫追爆豪律师之路。
  
*逆裁AU,检察官×律师。
*无个性世界观。
*私设有。
*前文请走这。
  
 
 
ooc?

 
 
        于是三人便协同来到了面馆,虽然怎么想都觉得其中一个人肯定十分不情愿。
 
  
        “我要一份豚骨拉面,哎、轰你要什么?”
        “…一份不烫的荞麦面。”
  
        和之前差不多的展开,但轰焦冻并不知道在他做出这样说点单之后会发生什么。
  
        上鸣电气用筷子夹起热乎乎的面条送到嘴里,口上感慨着“不亏是爆豪的手艺就是不一般啊。”然后抬头便看见轰虽是一副十分期待却又无从下口的表情。然后上鸣便在轰同意的情况下夹起一小撮面送入口中。
  
        “…味道不错啊?怎么了吗?”
   
        显然上鸣并没有觉得这份荞麦面有什么不同,但轰却皱起了眉头。特意点了冷荞麦面不为了什么,就因为他轰焦冻…是所谓的、“猫舌”啊,热的东西基本碰不得,就算是最心爱的荞麦面,再烫、也下不了嘴。
  
        他小心翼翼的朝勺子里的面吹着气,直到变得微凉才敢吃下去,虽然只是速度慢了一点其他的和平常没有什么不同,但他却越来越感觉奇怪。大概是因为摆盘太过精致的缘故,轰本来并不觉得这份荞麦面有什么奇怪,但越往后待到盘子逐渐可以看到底盘他便觉得口腔里的辣味,原因当然全都是出自于面前的这盘面了。轰在上鸣一脸震惊的注视下拿过张纸巾擦去了眼角的泪滴,在解决完最后一口面之后接过对方递过来的冰水一口气喝完,然后才慢悠悠开口。
   
        “为什么爆豪要这么做呢……”
        “这重点不对吧喂!”
  
  
 
        这一次的热辣荞麦面事件让轰这个堪称天才的人百思不得其解了起来,他并不明白为什么爆豪律师会这样对他。明明赢了诉讼应该高兴才对的不是吗?可他为什么却用这样的方式回应了他的对手?…轰焦冻不明白,他抿着唇坐在办公室里,手里拿着那份没有爆豪照片的简介,脸上竟然出现了带着些许委屈色彩的表情,这让敲了门却没有得到回应几秒后直接打开了自家上司办公室的门却看到这样一副光景的绿谷大跌眼镜。
   
        绿谷抱着文件袋站在门口,见轰一脸委屈样的坐在椅子上,抬手再次敲了敲门板,这时候他才得到了对方“请进”的答应,但轰的双眼依旧盯在简介上,丝毫不知道是谁来了。
  
        “轰くん,这是新的案件资料。”
 
        得到的回应是轻轻的哼声和点头的示意,但轰依旧不为所动的看着简介,丝毫没有想要理会的意思。谁来告诉绿谷出久他的上司今天是怎么了?面对着不知道是什么的文件看得这么出神…明明平时都很快就浏览完了,这份文件却迟迟没有放下,啊等等、文件的背后…那显然是绿谷的字,随即他的大脑高速运转起来,不出两秒意识到那是自己的发小爆豪胜己律师的简介。
  
        “绿谷,你知道为什么爆豪会在别人喜欢的菜式里面加入不喜欢的东西吗?”
  
        —诶?小胜在别人喜欢的菜里面加入不喜欢的东西…吗?绿谷眨了眨眼,抬起手摸了摸下巴,随即竖起食指一本正经开口。
  
        “是因为对方给了他很深的印象吧?…我还记得之前切岛くん…”
  
        后面的话轰就没有听进去了,他只意识到、自己应该是被爆豪给关注了,还是…重点对象的那一种。毕竟轰焦冻没有什么不喜欢的菜式,热的烫的他可以吹,辣的他可以不碰,但唯独只有又烫又辣的荞麦面,即使他再不情愿也没有办法拒绝啊。
   
  
 
        他们的第二次交战,是一起民事诉讼。虽然结局理所应当是爆豪赢得了诉讼,但毕竟对方是他,轰便完全没有自己输了的感觉,反而还为他感到高兴。啊啊、怎么会这样呢?
  
        答案还没找到之前,他就莫名被上鸣拉去了酒吧,毕竟酒吧才刚刚重新开业,怎么也得好好地、感谢一下功臣啊。
  
 
 
        —TBC—

评论(1)
热度(47)

© 咸鱼囚人 | Powered by LOFTER